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你心怀荣耀 英勇善战,我知道你内心里燃烧着纯净的灵魂。

京都+大阪一周流水账repo

先讲京博,刀展后半期,很多刀刀撤展了(比如前田和明石11月9号已经回家(ry(

自助解说里讲京博一百多年来第一次以日本刀为主题开展,而且人气相当高(当然除了来朝圣的审神们也有很多上了年纪的欧吉桑or刀爱好者)……为了拯救收藏界,刀刀们站出来成为爱抖露,可以说肥肠真实……

·同行的妹子不是婶也被爷爷优雅的弧度和绝对的美貌折服,看完展突然入坑

小贴士,视力足够好或者有小望远镜就没有必要排队看爷爷,稍微远一些也是能看清刃纹的,不然周末可能要排上半小时

·同在三楼的papa当然也特别好看!!整体弧度匀称纤细,有种平稳感,刃宽的变化相比较爷爷比较少,上面一点点战损痕迹算是反差萌(?),毕竟武器还是要上战场才更帅气嘛^qqq^

·二楼是粟田口专场。

大家长得都很像,毛利酱跟旁边的五虎退我左右横跳来回看了很久,几乎一模一样没有区别,他们俩才是真正的短刀双子叭!(☜前田跟平野还是差别不小的(然而前田已经回家了我枯枯

·鸣狐作为打刀跟其他打刀比非常之独特,平造刀形,没有镐造刀中间那条锋,几乎是放大版的短刀

·特别小只的秋田好可爱啊!!!想抱在怀里(╹◡╹人)

·一楼印象最深的是巨大的次郎……大概谁看见他本刃都会被震撼一下……这是一张素质叼差的偷拍(其实展区内不允许拿出手机


·刀男语音导览如果能下载就好了——退退的弱气解说,试问谁听了不兴奋呢(喂检非吗

·周边馆分两个,不用排队的是刀男only馆,半身立牌吧唧仍然是卖旧立绘,人气刀已经完售(包括我爹,源氏兄弟,后藤,从周边剩余量直观看人气真实残酷)

买的东西懒得数清了贴一部分^q^买盒子送和果子,盒子上有简单介绍逸闻和身世,另外图鉴也值得一买


·京博参展刀的等身立牌和新图全拍了一遍但是没必要都贴上来,毕竟微博有大图,想看的人自然已经看了(HSB的那张仿佛有圣光……!



·在京都的粟田神社和锻冶神社夜游打卡,画了绘马!





以下是京博看刀无关,一次次感受到自己是个拍照鬼才,能看的皂片不多Ꮚ❛ꈊ❛Ꮚ……

·跟祉园花街很近的高台寺,是丰臣秀吉死后夫人住的地方。再过一周有枫叶祭,现在枫树还不算很红,但是光看庭院布景就值回票价了,人流量也不是很多


·夜游八坂神社(为什么天黑那么快……



·大阪的usj环球影城,买了快速票仍然玩了整整一天。

hp主题园和小黄人几个项目做得特别精致,eva的vr眼镜太特么棒了,有点晕3d的我完全没觉得晕,等明年开到魔都和帝都来想去多刷几次

↓难得早上好天气,这张霍格沃茨侧面拍得跟明信片似的——








·其实在pottermore上我测的学院是狮院……没办法我喜欢绿色嘛





·大阪城公园远望天守阁(对不起我已经用挖掘机把地底挖成蚂蚁洞了

·在道顿堀狂吃章鱼烧——这里吃蟹道乐标准set比在魔都吃蟹的冈田屋便宜将近一半,爽到




↑这张忘记是路过祉园附近哪个地方了,京都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神社和寺庙(

上面这毫无条理的一堆真的算repo吗


ご覧,ありがとぅ(๑•̀ㅁ•́ฅ)

来自@查理酱的配图,全图点我或者需翻墙 

正文点我(已补档

有长义君出场´∀`蜜桃奶昔好耶!


Ꮚ❛ꈊ❛Ꮚ🍭糖都给你!

今年的万圣节跟新同事一起玩NS上的马里奥赛车,积分赛拿了第三名,是刷新了记录的快乐——

啊然后是一个非正式的本宣,第3P是CP23预计会出的四格本封面(封面未完成而且名还没确定下来),CP前典,类似之前的完全不搞笑系列沙雕四格,印调也不需要了,按最低印量来


给 @EnormousFish 鱼老师的11.1生贺!ヾ(@^▽^@)ノ

《本丸的诱惑》名场面

原梗

是个讨刃喜欢的沙雕(褒义)审

【前典】关于第(资料删除)号本丸的故事(上)

·暗黑本丸警告

·含人外审X刀

 《草→莓车》←是引子,注意事项内详


大典太光世在战场上完全停下了动作。

沾血的刀刃还残留着敌胁差的碎肉,敌人哀嚎着倒下,在坠地钝响中化为齑粉。

信浓藤四郎注意到高大太刀的异常,甩了甩短刀上的枯叶和露水一样的残血,侦查敏锐的红发少年朝他一路小跑过来,询问他怎么了。

“……本丸那边,有什么又增加了。”

“什么?增加什么?”

大典太摇头。他的目光越过一脸迷惑的信浓,越过什么也没感到仍然在清理敌军残党的大包平和新选组的几把年轻打刀,越过阻碍视野的重重迷雾和阴云,越过深秋枯叶覆盖的干涸湖泊,他看向黯淡阳光无法穿透的某个方向——

“我们提前回去吧。”他收刀入鞘,对信浓说。

“可是大将嘱托要把这一片区域的敌军都肃清……哎!”

实话说信浓藤四郎被突然打算折返的大典太光世吓到了。对方满脸愁云眉头紧锁——就像今天阴冷潮湿的天气一样——虽然他平时的表情也不怎么阳光,但这时的他阴郁暴躁如一触即炸的火药桶,信浓觉得,本丸可能真的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坏事发生。

会是什么坏事?他望向绀色头发的太刀队长急匆匆呼唤出返程光阵的背影,连忙朝其他同伴大声宣告“提前回城”。

“诶——还没到王点呢,怎么就回去了?”

“走吧,清光。”

“不把敌人全部清理干净,可不是天下五剑的作风,哼。”

“我觉得重点不在那里啦……”

本丸看起来一切如常,至少表面上如此。

但对于大典太光世来说,从显现形态的那一刻起就感到了违和感。审神者的灵力源并不纯净,形容起来像是一颗成熟的光滑饱满的石榴,凑近看无法看到果实内部,却散发出让人无法忽略的淡淡腐臭味。

就在刚才,在他们剿灭溯行军的时候。

石榴裂开了。

旧的果籽溢出,新的苗床诞生。

他只能这么形容他所感知到的变化。此刻大典太倒是没空担心别的,他一路小跑,朝着短刀宿舍的方向,在失礼地推开几扇障子门后终于发现了前田藤四郎,有着柔软茶色头发的短刀付丧神正端着茶杯,旁边还坐着他的兄弟平野藤四郎,两人的周围散落着砖头厚的书本。

“大典太先生?”

前田把眼睛瞪得圆圆的。大典太看起来有些狼狈,头发上粘着枯叶,衣服战损脏污的地方也没来得及修复。

“……你没事吧,前田。”

“我?没事啊。大典太先生出阵怎么弄成这样,手入室应该还在空着,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了。我没受伤,但是……”他松了口气,视线在悠然喝茶平野和前田间来回转了一圈,“……你们要小心一点。”

“小心……一点?”平野问。

前田与平野对视了一眼,似乎谁也不明白大典太指的是什么。

就在大典太绞尽脑汁要怎么说才能让他们提高警惕时,风铃的声音在身后凭空响起。

叮。

半透明的信息窗口在大典太背后弹出,上面显示出近侍一期一振的刀纹,随后是他略显疲惫的声音。

“大典太先生。审神者找你有事。”

之后与审神者的会面并不愉快,无非是责备他身为队长却擅自回城,给队员作了不好的榜样。大典太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死死盯着审神者的脸孔:亚洲人,男性,年龄目测20~30之间,除了灵力不纯普通得无从判断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审神者被表情阴郁的太刀盯着倒也没表现出不自在,他熟练操作浮在空中的信息窗口,查看一小时前在合战场每个付丧神战斗时的一举一动。

“你们的队伍离王点还很远,进度只有40%,没有带回有用资源。白白浪费了其他人的体力,你就没什么想解释的?”

大典太摇了摇头没回话,眼睛仍然不离审神者似笑非笑的脸。

“不管怎么说……惩罚是必要的,以防止之后再有人效仿这种无意义的行为。”

大典太对着审神者凑近过来的动作稍稍拉开了距离。他无法控制面部肌肉,现在的糟糕表情几乎是对那股奇怪灵力“嫌恶”的具现化。

“不回复就当成是默认了哦?你去接替别人田当番的工作,一个月除了挖土豆不许干别的。”

“……可以。关于任务中断的事情万分抱歉,是我个人的原因。”

大典太回答。这比他预料中的处罚要轻得多,况且他跟某些惯战的刀性格不同,并不是那么喜欢出阵。

“顺便再问一句。你对一起作战的队友,是怎么看的?”

“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

“嘛,告诉你也无妨。其实他们对你的战斗方式颇有微词,我都看在眼里。”审神者在屋子来回踱步,“只考虑让攻击对象‘死亡’而用最短时间直取要害,既不考虑美感也不考虑配合,甚至有时候会误伤到队友。”

“……那是因为被长期封印,对剑术的运用……只停留在最基本的技法上。”大典太的声音更加沉闷了。

“所以才让你去田当番啊。不然像你这么粗鲁的战斗方式,什么时候砍到队友也说不准吧。”

“我不会的。”

“那——我呢?你会攻击我吗?”

审神者站在窗边转头看大典太,而大典太慢慢摇着头,手指攥成拳又松开。

“你是召唤刀剑男士的灵力源。如果……”

“很好,继续说。”

“……如果你死去,我们也会失去维持肉体的灵力,成为另一个世界的存在。通俗的说法,就是你不在了,我们也会消失。我不会攻击你,因为我没有剥夺其他刀剑男士以人类身份生活的权利。”

“嗯嗯。这不是理性得很透彻嘛。”

审神者又交待了几句农事注意事项后,大典太起身离开,忽然听到审神者轻飘飘的一句“你们平时在做什么我这边全部有监控记录”,又皱着眉停下脚步,不知道审神者又要表达什么。

“……所以?”

“你跟那个孩子,感情真是好到让人嫉妒呢。”

接下来的几天无非是把自己当成锄地铲的付丧神,大典太没多抱怨,前田时不时过来本丸后院帮忙松土浇水,只有这时候他才会展露一点柔和的神态。

也只有熟悉他平时微妙的表情变化才能发觉那一丁点儿若有若无的笑容,据偶尔路过的加州清光描述,大典太光世周围的气场就像白金台战场梅雨季节的天空,阴沉得微风都吹不起来。

深秋的午后,前田藤四郎在屋檐下的走廊边缘坐着,纤细的小腿晃来晃去。

“要是骚速剑先生也来这个本丸就好了,我有那么多兄弟,大典太先生的兄弟却不在。”

“……如果他来了,手合番的时候就不用顾忌力道了。”

“真是的,大典太先生怎么总是想打自己人,还是把战力用在敌人身上吧。”

大典太想了想,确实如此,因为审神者的原因自己一直吊着颗心,也许应该找个机会搞清楚灵力源异常的事情。问审神者必然得不出答案,他可以问同样灵力强大的刀,或者问问近侍一期一振……

“前田,你哥……一期一振他最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对了,一期哥他这几天确实不太舒服,说是肠胃慢性病,吃药研做出的药没有效果。”前田歪着头回忆,“莫非大典太先生可以帮到一期哥?不过,付丧神的身体也会生病吗,我从来没听说过。”

“……可能是维持机能的灵力出了问题。”

“那要怎么办?”

大典太垂眼看着前田认真担心兄长的表情,叹口气在屋檐下坐了下来,双手撑着锄头,慢慢摇了摇头。

“……解决办法有一个。只是我不能保证一定成功,也不能保证我的猜想是对的,造成的结果也难以预测……”

“那不就是最差的办法了嘛!”

“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吧,大典太先生也别太着急,先尝尝平野从莺丸先生那里带的蛋糕吧,听歌仙先生的建议加了蜂蜜和海盐哦。”

前田从一个小盒子里取出金黄色的点心,不由分说笑眯眯地递到大典太眼前,顿时甜蜜的香味充盈了整个鼻腔,那香味盖过了本丸里令人不安的气味,甚至忽然间灰扑扑的田野沟壑都溢满了金色的花朵。

“谢谢。”

“客气什么呀,我们不早就是情……”前田顿了一下,有些刻意地移开视线,紫灰色的大眼睛反射出朦胧的日光,“情侣……嗯,总之张嘴!啊——”

蛋糕里香甜的芝士和清淡的海盐咸味蔓延开,大典太乖巧地咽下那些食物,眨了眨眼,前田还一脸期待地等着赏味反馈,拿着叉子的右手悬停在半空中,圆脸和泛着光的眼睛都是那样可爱。

他忍不住俯下身亲吻了短刀付丧神的嘴唇。

带着淡淡奶油味道的,一个自然又轻柔的吻。

“我们还,还在外面呢,大典太先生……”

“……抱歉,一时没忍住就……”

“也不需要道歉啦……”

坐在屋檐下的太刀和短刀脸上都泛着红晕沉默了几秒钟。

“其实这会儿也没人来,那个……”

前田搓着衣角,鼓起气势似的猛然抬头,却发现大典太已经端着空空如也的蛋糕盘子,一脸无辜地冲自己颔首。

“甜食可以补充灵力。”

“大典太先生真狡猾——!”

前田气鼓鼓地伸出拳头锤向面无表情偷吃完毕的大典太。






……


在刻意遮蔽了光线的暗室内,审神者身前浮现出许多由投影构成的信息窗口。

监视器。兼有回放功能。

呵呵,眼前正在演出的是刀剑男士们和平的日常。

刀剑男士,付丧神,刀妖,用什么来称呼都无所谓,这些付丧神说到底也不是什么神,刀剑化作的容器照猫画虎模仿人类生活罢了。只是在他们伪装出的人类形象之中,竟然也存在着强烈的自我意识和喜怒哀乐,甚至还有羁绊强烈的付丧神之间萌生出恋爱感情,这让审神者感到惊讶……和少许的兴趣。

“这个本丸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他”笑着喃喃自语。目光游弋,略过许多或静止或动态的信息窗,定格在那片不引人注目的半透明窗口上。

高大的绀发太刀和身形小巧的茶发短刀正在说笑打闹,田地旁一派安宁和谐。

被长期封印的天下五剑之一,太刀大典太光世,绝不能放任不管。

他与其它几把性格或随和或天然的灵刀不同,从锻刀显形的第一天开始就进入了对自己的高度警戒状态。

“他”知道,灵力强大的付丧神已经察觉本丸端倪,好在以这把太刀的内向个性不会去煽动散播什么,请求帮助并组成小团体的可能性也很低。啊,不过,毕竟对方已经起了戒心,就在不久之前的单独会面,那凶恶的眼神简直要把自己剜心刮骨——抓到对方弱点前如果强行下手,保不准会受到激烈的抵抗,处理不好把自己弄伤也说不定。

不不,他的弱点很明显,只需要稍微利用起来……审神者觉得自己刚刚的多虑有些好笑。

他的弱点再明显不过。

优先度级别调整到最高。

“只是暂时的调整……之后要处理的还有……”

“他”瞟了一眼身后的白色长盒,盒子被一圈圈的锁链牢牢捆着。

那是没有特殊钥匙就无法打开的存放刀的匣子,在达成目的之前,需要用那把神刀纯粹的力量将自己伪装起来。

“他”最开始时在意识的混沌中游荡。那是由“数据”和“幻想”构建的无限海洋。

“他”听到了银色钥匙的呼唤,侵入了这个本丸的控制中枢,原先的人类审神者毫无抵抗之力,只是见到了“他”的完全形态精神即陷入错乱,于是轻而易举得到了人类躯体的“他”试图履行“职责”,也就是“他”从“母亲”那里学来的,生命的最伟大的目的——繁殖。

钢铁形成的付丧神自然无法理解“他”的行为,因此遭到抵抗的“他”愤怒地进行了字面意义上的大清洗。

抵抗最激烈的付丧神自然要被刀解,刀解后的碎末被锁入数据海洋,只要进入那片近似于监狱的牢笼就无法再次在“他”面前出现。余下的付丧神则是被清理了部分记忆,对自己的和对同伴的,让他们对自己的印象仍维持在正常人类的那段时期,彼此相安无事。

接下来要做的事只是圈养好这群黑山羊,不让它们发疯以至于肉质变差就好,所谓的怀柔策略不过如此。

“母亲”一定会称赞“他”的智慧,就像小时候那样,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头,用最慈爱的声音呼唤“他”的名字——




--------TBC

本来是只写了一段触手X171的片段,想了想有点带感就干脆把这个设定补全,其实就只是我自己喜欢写触手,人外审题材多给劲啊各种奇怪PLAY(

触手审的真身是【资料删除】,下篇再注解吧(。

 

回复一下peing的提问

点图的那位撞上我仓库里的草稿脑洞惹,干脆画了神剑和前田家组两对儿FF14PARO

外观分别是玉树临风套(真实名称忘记了,只记得广告词)和紫水宫套/神学院制服

原来LFT一次最多贴十张图……铁锅炖硅肉很难吃,总而言之让刀婶……哦驱魔人和吸血鬼打个架,让神剑组见个面。

自家审和青江的设定     跟查理酱的papa联动人设在这里 企划设定

可能需要注释的设定:

·打工是爱好。乱酱如果OOC了对不起(土下座),以及乱的手机饰品由软陶火星/土星+小黄鸭绒球+樱花吊饰组成(←毫无意义的细节

·(随便起的名字)叫作幽灵空间的技能类似紫妈隙间,可以把物品(人?)贮存在里面并保持常态,比如电脑,衣服和血袋……随身冰箱,方便易用。开冰箱读条速度慢,无法作为伤害手段。

·因为是惯战的吸血鬼,战斗状态中用胁差挡银弹不是问题,但青江大部分情况下对热兵器苦手。

·分镜好难啊1551我都不敢回头看

开了个意义不大的PEING质问箱,随便问什么都可以,点图点段子也可以(不保证质量,不保证讲真话(。

https://peing.net/zh-CN/siknight

火柴人171已上线

1 / 10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