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青】我能看见灵魂。

医患现代paro,题目来自群里的命题活动



半倚着病床的外科大夫石切丸正在写信。

比起在年轻人间十分流行的手机和电脑等通讯工具,这种承载千年的记录方式让他更安心。斟酌着字句,钢笔笔尖的空隙与纸张纤维亲密接触,随着流畅的笔画发出春蚕进食般的沙沙声响。

窗外的晨光透过翠色的树荫落在他身上,细小的尘埃漂浮着,漾出一圈发着淡淡微光的晕轮。即便房间里弥漫着消毒药水的味道,青年周遭也散发出令人沉静的气息,此刻的他略一停顿,转头向旁边的空病床看去,深紫色的眼瞳突然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虚无。


【致 太郎

最近还好吗?我听说你在博物馆的工作很忙,请多注意身体一些,以及次郎找到经纪人成功出道男主角了,可喜可贺。

这次给你写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是与其说普通,不如说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你也知道,我从小就能看见人的灵魂。当然,它们无法与我们交流,只是漫无目的地在周围游荡,偶尔有些执念很强的魂魄不断重复着生前的行为,或者守护着自己的躯壳默默等待奇迹。可惜生命只有一次机会,死者永远无法复生。

抱歉,这样说是不是有些沉重了?让我来讲一些医院的趣事——】


刚做完切除良性肿瘤的手术,石切丸昏昏沉沉地回到自己办公室,刚刚坐下拿起茶杯,敲门而入的是故意不扣好白大褂纽扣的药研藤四郎。

“哟石切大夫,手术辛苦了。”药研推了推无框眼镜,仰头看着比他高出一大截的石切丸,“我家里有事先早退了,巡查五官科病房今天可以拜托一下您吗?总共也没多少人。”

“……好。”


于是当石切丸拎着茶杯,得到“进来”的回答后打开五官科病历单上唯一的那个病号的房门时,目睹到的是与日常不同,有些奇妙的光景。

青色长发随意地束在脑后,少年背对着门的方向正伸出手,另一端则是被白色窗帘半遮掩的窗户,即使无风,那帘幕仍然上下翻飞,其中若隐若现着一个看不清脸孔的黑发女人的身影。

女人也朝少年伸出惨白泛青的手,就在转瞬就要接触的时刻——

“危险!”

石切丸手中的保温杯跌落在地上。


他在当医生之前,也暗地里接过一些除灵的风水工作,但能影响到人类的灵魂并没有遇过,那些耸人听闻的谣传大多用科学也能解释,至于无法解释的部分,石切丸也只能用经验对它们敬而远之。


幽灵似乎是被赤手空拳扑过来的人类所惊吓,从窗户倏尔消失了,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医生与患者。

“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对待病人,是不是太激烈了呢。”

绿发少年笑吟吟地开口,却是这样意味不明的台词。

两人的距离的确可以用暧昧形容,重心不稳的石切丸刚好被点滴架绊倒,摔在了少年的病床上。虽说对方灼热的呼吸已经喷在颈窝,但他下意识地用双臂支撑着身体,才不至于让体重压到床上的患者。

“对不起……呃,我被绊倒了……”

“没关系。”

石切丸慌忙尴尬地起身,一边整理衣领一边低头寻找滚远的那个造型土气的保温杯。


他回忆着病历簿上的名字,Nikkari Aoe,京极青江?似乎是听说过的名门家族,但不知何时已经淡出人们的话题视野了。

“京极先生,我是来代班的医生石切丸。”


“叫我青江就好。刚才,你也看见了吧?幽灵什么的。”

石切丸叹了口气,绞起双手,正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打量起肤色白皙的少年。


“……我第一次遇到跟我一样拥有这种能力的人。”

“好巧,我也是。这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就像小说里的剧情一样哦。”

青江勾起嘴角露出微笑,但石切丸从没被刘海遮住的左眼中并未发觉笑意,那更像是一只用来应付社交的笑面面具。

“先不说这个,你的病历上写着‘虹膜不明内因病变’,是右眼吗?可以的话请让我看一看。”石切丸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盯着青江发帘下隐藏的部分。工作包括了要对患者进行康复进度的检查,但他并非眼科专业,对方拒绝也是情理之中。

然而青江轻快地撩起了头发,那只泛着赤红的眼瞳就像未经切割的优质红宝石——


“还请你确认一下。”


【那孩子的眼睛十分漂亮,我甚至有些羡慕得了这种奇怪病症的人。

下班后在网络上查了,也许是脉络膜内出血的一种?不治疗似乎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只是不知道,这病跟他的通灵体质有没有关系。就算是我,要接受自己是个异类这一事实也花费了整个童年,更何况他看起来还那么年轻。

后来的故事无非是我经常去那病房看望他,因为能跟别人分享关于幽灵鬼魂的见闻实在太难得。对于正常人,恐怕不是当你在编故事就是当你开玩笑吧,能拥有一个讨论和倾诉的朋友,原本枯燥的工作都变得轻快起来了。有时候,还有善意的幼年幽灵站在我们旁边,好奇地“偷听”我们的聊天内容。】

石切丸顿了顿笔,黑色笔迹在纸上洇开了一朵墨花。接下来该怎么恰当描述所发生的事情呢,他决定避重就轻。

【大概过了一个月,那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刚攻破一个医学研究课题,拿到大笔奖金的药研请整个外科吃饭。


结果一不小心大家都喝上了头,刚好我晚上得值班,只得稍微有些醉醺醺地打车回医院。

临走的时候,乱藤四郎打趣我说,石切大夫最近一定是恋爱了,不然怎么老往病房跑。我否定之后,药研却投来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对情况的了解程度超出预料。】

在仿佛要将天地都联接的雨幕中,石切丸头顶着公文包朝着办公楼一路小跑,越下越大的雨中,他眯着眼看到一个青色身影一动不动站在住院部楼下木槿花花坛边,脚边满是凋残的红色花瓣。

是幽灵吗?并不,雨点不会敲打在没有实体的人类身体上,那么这样的情况只能理解为病人心情不好想淋雨——

况且这个人是青江。


石切丸没有多想,他冲上前去拉起那人瘦得可怕的手臂,发觉青江在抵抗后,以不容置疑的力道把人拦腰抱起,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足以遮挡的屋檐下。

“……你在干什么?淋感冒了怎么办!”石切丸怒气冲冲,来不及擦棕发上滴下的雨水。

青江脸色苍白,头发湿漉漉地紧贴着脖子,布料湿透的病号服勾画出轮廓明显的锁骨和胸口。他窝在怀里瞄了一眼又气又疑惑的高大医生,低声幽幽地说:

“没什么。只是想你了。”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回答,石切丸愣了一瞬。自己这两天确实没来找青江聊天,但是医生这个职业,忙起来连饭都吃不上也是常事,更何况抽出闲暇时间陪一个晚辈……朋友。

“想我也不应该这样闹性子啊?好了好了,快点换件衣服小心感冒。”石切丸故作镇定地说。

怀里少年过瘦的身材却有着舒适的触感,臂弯处传来的热度和弹力刚好,通往医院宿舍的一路上石切丸的心脏漏跳了几拍,为了驱赶由于酒力带来的邪念,他默念起了静心口诀。

平常心平常心……

似乎没有效果。


宿舍的舍友萤丸可能是去他哥哥明石家了,因此这间只有两人的医院职工宿舍倒有了些暧昧的意味。石切丸陷在沙发里看着电视,但青江在浴室里哗哗洗热水澡的声音,不大,却令他心烦意乱。

简直就像来旅馆开房的情侣啊……

禁不住产生了这样的联想,但下一秒石切丸蹙起了眉头,拼命把杂念从脑子里赶走。想什么呢,对方是未成年人,性别也是男,自己仅仅是带他来洗澡方便的地方换件衣服而已!

这么一想石切丸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抄起一把旧吉它在宿舍里比划起挥舞武士刀的动作。

“……你在干嘛啊,广场舞吗。”

“哦,只是活动一下筋骨……”

石切丸把吉它放回原位,没有回头看青江现在的样子,估计那瘦骨嶙峋的身体也会跟脸色一样苍白——


就像幽灵一样。


只穿着大号T恤的青江走到他身后,动作自然地抱住腰,身体接触之处散发出的高热令石切丸浑身僵硬。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哦,下流医生。”

“啊?我没……”

“我的感官一向敏锐,让我猜猜,你刚才一定是想着这样带我回来就像love hotel一样,然后由于对未成年人下手的负罪感想转移注意力对不对?”

石切丸沉默了。他转过身来,让青江依偎在自己怀里,轻轻叹着气,伸手抚摸着对方温热的湿发。

“你就那么想让我犯罪么,像你这种年纪应该去学校好好读书,找个可爱的女朋友……”

“已经回不去了。”

“为什么?”

“非要找个理由,那就是因为在这里遇到了你。”

“这不是理由。我只是个普通的医生,碰巧能看见……灵魂而已。”

“我也能看见你的灵魂。”青江安静地伏在胸前,手指轻点着石切丸些微汗湿的浅绿条纹衬衫,“它外表是稳定的,毫不起眼,而越来越深入之后,也逐渐变暗,有看不清楚的压抑着跳动的东西,而最底下又是净土。”

“……我看不见那些颜色。”

“所以说,也染上我的色彩怎么样?”

这下糟了……石切丸的脑袋一阵阵发懵。青江踮着脚,柔软而清凉的嘴唇印了上来,舌尖挑逗地掠过紧闭的齿列,手臂向上勾,禁锢着仍在犹豫的石切丸的脖子。


他根本不了解这个谜一样的少年。

每当聊天牵扯到青江的家世时,他总巧妙地绕开话题,或者干脆缄默不答。也不知道究竟是过于复杂还是有着难言之隐,石切丸试着打过病历上留下的家庭电话,但不知为何却是空号。

两人推搡着摔倒在复式公寓宿舍的大床上,青江笨拙地解着石切丸的扣子,缓慢的动作挠得人仿佛被一千只蚂蚁爬过膝盖。

“答应我,过几天就出院,等出院以后乖乖去上学,好不好?”

“真亏你喝醉的时候也能保持说教的理智呢。”

“听话……”

青江定定地直视着石切丸,异色双瞳闪过一丝悲伤与难以觉察的虚无。

“我答应你。”


【我让青江在宿舍睡下后,第二天……他就忽然消失了。】

石切丸用笔杆挠着下巴,他自然不会写出那晚少年身上有木槿花清新的香气,肩胛骨上绷紧的皮肤泛着玉一样温润的光,那紧实却不至于毫无肉感的腰腹和修长的双腿,以及少年披散开的长发,隐忍着疼痛与快乐的喘息,就像慢性毒药一般让他的醉意不断加深。

 

他说,我们以前见过面哦,那是个樱花飘落的晴天。

他说,只是看着你弹吉他的侧影,就再也无法忘记。

他说,我们还会再见面。


醉酒总会醒来。

被催命般的电话声吵醒,还处于宿醉状态的石切丸慢吞吞地把耳朵凑近听筒,传来的是新来的外科大夫岩融的大嗓门——

“喂……”

“药研说没看见你的假条,石切丸先生!今天晨会你怎么没来,托你的福下午继续开会讨论!”

“嗯……”

“你,不会刚睡醒吧?”

“现在几点……”

与此同时他瞟到墙上的挂钟,正皎然张开了大口提醒他几乎已经是正午时分。


床铺被简单整理过,但仍能从被褥的痕迹上看出昨晚发生了什么荒唐事。

果然还是对未成年人犯罪了啊……石切丸懊恼地抓着梳子,把翘起的碎发按回他们的本位,本以为镜中的人会有浓重的黑眼圈,但石切丸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脸上泛着珍珠般的色泽。

所以说,也染上我的色彩怎么样?

他回想起这句话,脸上不自觉浮现还带着倦意的笑容。


“……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呢。”

药研一边收拾会议记录的文件,看着四周似乎飘着花瓣的石切丸下了定论。岩融兴致勃勃地从对面桌上凑过来,用自以为不大的声音问:

“石切大夫看上谁了?”

但是整个会议室都听到了这一爆炸性八卦,齐刷刷的目光投向还在盯着笔记本字迹末端发呆的石切丸。

“真的吗?如果是同事一定要介绍给我们哦?”

“这可真是罕见,我以为石切丸只喜欢那把吉它,非它不娶的。”

“经常看到往五官科的住院部那边跑,莫非是实习护士——”

“喂,哪个医生会找护士啊!估计是看到漂亮的病人动凡心了。”


“但是五官科并没有人长期住院呀……”


石切丸有些不解地支起手臂,从皮椅上朝前倾斜出半个身子。

“乱,你刚才说什么?”


长着一张女孩子脸的乱藤四郎歪了歪头,思索着,橘色的头发也随之偏向一边。

“我说五官科,今年最多只有住院了一周的病人,而且最近那边的病房都空着。”

“这不可能,203房不是一直住着那孩子么,我不可能弄错。”

“咦?”

“那孩子叫京极青江,是我的……朋友。”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就是吧,我在病历簿上见到过的,是药研那天给我的记录。”


被点名的药研面无表情站了起来,说出的句子让石切丸一时有些晕眩。

“那个病历簿是我拿错成旧的,新的记录并没有这个名字。”


“……”



“那孩子的骨灰盒在一个月前已经被家属带走了。”



会议室的众人面面相觑,鸦雀无声,最终的视线焦点仍像日光下的凸透镜般汇集在一点——石切丸骤然变得惨白的脸上。

“你们……在说什么啊?”

“他昨天下雨的时候还站在院子里淋雨,我把他带去换衣服……那时候走廊的监控录像可以调出来确认吧?”

“不然问一下值班的护士,203的门牌上是不是还贴着京极青江的字条。”

“对了,平时青江去食堂时会点青菜和红烧鱼,这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不存在呢?”

“我绝对没有撒谎,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药研苦笑着走过来,拍拍浑身发颤的石切丸的后背。

“你没有撒谎,你只是太累了。”



石切丸粗鲁地拨开投来怜悯眼神的人群,没有拿文件,径直从会议室大门飞奔出去。



♪四月最为残忍

荒地上长着丁香


把回忆和欲望掺合


又让春雨

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Nikkari Aoe消失了。


我的青江消失了,就像他突兀地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一样。



【这确实是个不可思议的故事,你肯定会笑,说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被我接触到呢?但是这世上的确有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我也只能在过去了很久之后才把它记录下来。 

因为我当时很难过,请了病假,很长一段时间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更别提详细地回忆起来。

青江的死因很简单,是遭遇车祸,右眼被刺伤,抢救时已经失血过多。

也许一开始没有看到他的灵魂更好吧?或者,如果我那天没有跟他约定‘出院吧’这一承诺,他就不会突然消失了。

但是,我能看见他。】

光线中的尘埃仍在无休止旋转着。石切丸盯着最后略微抖动的字迹,慢慢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才下定决心为这封信写下结尾。


【祝武运昌隆。石切丸 此致敬礼。】


将信纸折成对角塞入信封后,他把封泥细细粘好,小心翼翼地放入口袋,就像是,牵起谁纤细又骨节分明的手指。

经过住院部楼下时,他看到两个抱着行李的少年,其中较矮的一个紫色的卷发在愈发灿烂的阳光下溢出了朦胧潋滟的晕轮,看得他一阵晃眼,又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不,怎么会呢。


“那个东西是吉它的拨片吧?怎么会在他的遗物里。”

“吉它这种不风雅的乐器,倒是比较适合他啊……不过这种质地现代已经买不到了,恐怕是从哪把旧货上捡到的。”

“大概……”


石切丸大步朝向医院正门走去。


我能看见你。


我想看见你。


鬼使神差地回过头去,他的脸上泛起似乎被称之为寂寞的微笑。

住院部的二楼玻璃,由于距离而看不清面目的青发少年贴着玻璃,静静地朝他挥手。



我看见了你。


END


后记:

那段诗来自《荒原》其一,死者的葬礼。

从第一段就决定了BE不可避,但其实这是个治愈向的故事……嗯。

通灵的设定BUG太多已经无法解释了,姑且让BUG成为风格吧(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那就是魔法☆

神烦的ROCK切丸出没:里设定即是papa在大学时组过摇滚乐团,担任吉它手,梗来自立绘上装饰本体刀的三角形拨片,以及石=ROCK。

最后出现的是青江的同学,御手杵与歌仙。


感谢浪费时间阅读高考作文(土下




评论 ( 15 )
热度 ( 99 )
  1.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外科医生石切丸与谜之病患青江的故事。(´ ^ `  )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