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堀】水馒头适合在初夏食用


*一篇很短的和果子制作教程。

(让我们把注意力从猎奇的CP上移开!顺,我也不知道是歌堀还是堀歌或者他们根本只是料理课堂站在了一起,TAG乱标的(wtf

---------

这个时间,本丸除了几位惯常早起晨练的还没什么人声,只有不眠不休的蝉鸣早已开始了一天的合奏。

“堀川,麻烦你把糖粉递给我。”

歌仙兼定卷了卷袖子,在万屋超市买来的葛粉袋上撕出大小合适的裂口,再把袋子倾斜,约为窗外一朵牵牛花朝向晨光抬头的角度,让米白色粉末自然地倾泻而出。

这样的细节对歌仙来说很重要——虽然一般不会有人注意,但这次似乎与往常有所不同。

娃娃脸的同僚眨着蓝眼睛看过来:“歌仙先生连料理的的动作都特别优雅哦?”

“谢谢夸奖,大概是受到以前主人爱好的影响吧。”

“我觉得很厉害啊,能文能武又会做饭……啊不,是做点心,另一位兼定只会对着我喊饿呢……”

刚才似乎被悄悄否定了什么才能,歌仙愣了一下,决定认为这句话的重点仍是夸奖。

“总是照顾那个小孩子,你也辛苦了。”接过堀川递过来的半碗糖粉,歌仙用搅拌勺把它们混均,并沿碗边注入凉开水,“等做好可以多拿几个给和泉守带去,他应该会挺高兴的。”

“嗯!”堀川笑着弯起眼角,看起来一早就盘算好了。

歌仙忙着在砂锅里小火加热并搅拌糖浆时,堀川转身去捣鼓馅料,然而很快就出现了问题。

绿豆储量充足,但是味道更甜的红豆恐怕只够几只水馒头的馅料,这寥寥一小碗的红豆该怎么分摊呢?

歌仙与堀川盯着厨台同时陷入了沉思。

“以这个红绿豆的比例一看,简直像是山部赤人的作品集里出现了叙事歌一样,让人觉得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虽然不是很明白这个比喻,不过红豆馅确实有特别意义嘛,红豆饭什么的,庆祝喜事的时候新选组的大家要一起吃。”

“……倒不是那个意思啦。只是你不觉得,这几个会很难分配吗?”

歌仙歪着头,关掉已经变成浆糊状的葛粉膏,堀川默契地在一旁摆上模具用的小玻璃碗。

“也是,审神者不吃甜食。不然我们两个分着吃了吧。”

“在厨房偷吃点心一点也不风雅……”

“怎么会,歌仙先生就算偷吃也很风雅,不必担心。”

“这真的是在夸我嘛!”

十分钟后,倒扣在白盘子上的水馒头已经冷却到了口感合适的程度,堀川率先拿起一颗半个拳头大小的红豆馅,咬了口,笑眯眯地咀嚼起来——

“甜甜黏黏的又清凉爽口,不愧是歌仙先生的作品!”

“堀川也帮了很多忙,我只是把材料搅拌一下而已。”歌仙也跟着拿起另一颗红豆馅,略侧过身子轻轻咬下。

入口是软糯的触感,葛粉清淡的香味和砂糖的微甜随后袭入口腔。牙齿碰触到内馅的瞬间,仿佛是夏季连绵了几日的阴天突然降雨一般,放肆的甘甜与红豆绵而沙的质地迅速从舌尖蔓延,随后整个嘴巴都洋溢着甜蜜而清爽的滋味,就连鼻腔也被钻入几抹香气。再慢慢嚼几口,红豆与外皮混合着反倒充满了嚼劲,唾液不断分泌,就像不舍得把甜点咽下去似的在口中缠绵。

“还剩下一只红豆馅馒头,怎么分才好……”

歌仙端着盘子伫立在原地,定定地看着堀川认真地把点心盘子摆齐并把第三只红豆馅单独摆出。

“看我的。”

“诶,诶?这个好可爱!”

堀川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只和果子从普通的椭圆被歌仙捏出了耳朵,并被嵌上两颗红豆作为眼睛,圆滚滚的体型像是某种动物。

兔馒头?

“可能外表还有点粗糙……送给你了。”

不知是上午阳光的原因还是什么,歌仙的耳根泛着粉红。他说罢便头也不回,端起装有其余绿豆馅点心的托盘向庭院里大步走去,逆光的背影中,牵牛花一样的浅紫色发梢随着步伐摇动。

堀川微笑目送着走路同手同脚的歌仙,忽然想起以前听说过,红豆在中国是代表着相思呢。

end

-------------

这篇料理教程(……)有个前几天po在微博对应的脑洞

如下:

 


当然以歌仙的真*大少爷身份是不会主动出击的……。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