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青

#短篇,全程前戏肉渣,发PLAY

#R17(?

--------


只是单看着就会产生不洁的联想。那一缕一缕,在手指间游梭的青色发丝,像极了青草芳香中忽隐忽现的小蛇,倏而只对着自己露出尾巴尖,又转瞬盘缠过来,抬起三角形的绿脑袋吐漏猩红的信子。

只是单单看着他把马尾在脑后束起,就心乱如麻,手足无措。这对于一向清心寡欲的御神刀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更何况,对方明显对自己有着特别的心思。


“在看什么呢?石切丸。”

坐在椅子上扎好了马尾的笑面青江斜着眼瞟过来。如名字所言,此刻脸上也带着习惯了的笑容,但在石切丸看来,仿佛是一条蛇对它捕获的猎物收紧了早已缠上去的细小骨骼与肌肉。

“在看你的头发,我可以摸一摸吗?”

“可以。不过您看起来并不只是想摸头发哦?”

“……不,只是青江的头发……看起来非常柔顺。”


刚刚垂下的手腕又轻轻抬起,把耳后的碎发塞入原位,露出袖子的一小节手腕弯出一个弧度,白皙而骨节分明。

“来摸吧,随你喜欢。”

石切丸的喉咙有些干涸。他垂眼,伸手把马尾辫握在手中,让它自然地绸缎一般地滑下,再慢慢向上,抚摸着略带热度的发根和后脑勺,再然后是遮挡了半边眼睛的刘海,他知道那只瞳色是摄人心魄的赤红——

“摸到这只眼睛是会被诅咒的。”


青江语尾上挑的声音带着笑意,同时拉住了石切丸想要拨开发帘的那只手,顺势放在眼睛下方的脸颊,而石切丸也按照他示意的路线轻轻触摸光洁的肌肤。室内的气氛瞬间又暧昧了几分,不知不觉中两人的距离已经达到了需要亮起红灯的警戒值,而石切丸仍没有意识到这点,继续由脸颊一路向唇瓣袭击。

他低下身去,贪婪地嗅着发间若有若无的清淡香气,微微动着的手指又大胆了些,掠过草叶般柔软的唇,触碰下颌,与突起的灼热喉结。

青江并没有抗议,反倒是享受肌肤接触般安静地坐着,唯一让人感到异常的是纤细的胸腔肋骨中隐约传来的加速的心跳。

这下不妙了啊……

石切丸把玩着那过于苍白的的脖颈,喉结细微蠕动,就像是捏住蛇的七寸一般。人类让这危险之物的致命弱点暴露在外,只需要用力捏下去,毒液就再也无法从那美妙的尖牙喷涌而出,那灵动的身姿再也无法在树丛间游动,透明的小小的金色眸子再也无法捕捉它生命活动所需的热量……但是,他不能。


当他清醒过来时,椅子倒在一边,石切丸正跨坐在青江身上,青江脖颈上浮现出手勒的几道红痕,此刻他正大口咳嗽着控诉自己毫无印象的暴行。

“咳……你疯了吗?掐我脖子做什么……”

“抱歉!有没有很疼?我这就带你去手入室!”

“……也没有到那种程度,只不过,你要补偿我。”

“是想吃点什么吗,我去厨房帮你做……”


青江噗地一声哈哈哈笑了出来,而石切丸一脸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同伴笑得花枝乱颤,被掐了脖子理应很难受,为什么又笑得这么开心呢?

“我说你……真的是木头脑袋……好了,从我身上下去,原地坐好。”

石切丸照做了。

“闭上眼。”

之后,石切丸感到有一条薄薄的布料蒙住了自己双眼,并在脑后打结。隐约能看到青江晃动着的长马尾,只剩浅色的虚影在面前漂浮。

这是要做什么呢。石切丸起初没有理解,但随后下身衣物被褪去,那双骨节分明的手隔着内衣在他大腿内侧轻抚时,即使是反应慢一拍的他也意识到了危险的境况。明明只要站起身就可以离开,抬手就能够撕下布条, 可他却对目前的危险感到好奇,就像是,明知前方潺潺水流是响尾蛇的假扮,却执拗地朝水源义无反顾。

也就是说,心甘情愿被蛊惑了吧。

失去了大部分视觉,肉体带来的感触既是越加鲜明。

内衣的衣料与青江指尖摩挲所产生了轻微的热度,星火燎原般让石切丸整具身体都有了奇妙的反应。与自己没有伤痕的手不同,那双带着常年战斗留下的薄茧的指腹泛着凉意,沿着腿筋处一路向上,停驻在令人呼吸不稳的那处——血液在体内狂热地沸腾,而对方的指尖只是轻轻重重地撩拨着,禁锢在其中想要破笼而出的困兽。

“……青江……”

“我早就发现了。你喜欢我的头发,对吧?”


被蒙着眼的石切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虽然神智有些模糊,但他非常清楚,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本丸,在战场,每当他看到那抹夹着浅黛的青色在眼前晃动,就有一种想要抓住并拥入怀中的强烈冲动。

在意的不仅仅是头发啊。

可作为传达神的旨意的御神刀,产生这种奇怪的念头,难道是平时的加持祈祷不够虔诚?

正当石切丸还在矛盾着,青江已经脱下了他最后的薄弱防线,把那处作为战利品般牢牢握在掌心。

“果然大太刀的‘刃’也特别大呢,哎呀呀……”

石切丸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叹息。

鼻尖传来一丝香气,随之而来的是下身带着些许冰凉奇妙的触感。蚕丝一般的头发束成他最喜欢的长马尾,被青江用手扯着,在石切丸敏感之处绕了一圈,再从发梢轻轻拉紧,只让已经有些湿润的头部暴露在空气中。长至腰腹的头发成了束缚的道具,不知不觉间,石切丸的额头沁出了汗珠。


“这样是不是有点奇怪?”

“奇怪吗?可是你的身体都兴奋起来了。”

声音间的笑意更甚。

石切丸能够想象出青江脸上的表情,一定是带着玩味欣赏自己的窘态,金眸子闪着点磷光,嘴角得意地勾起——不知为何,有焦躁感在胸口升起。

“连这里都……黏糊糊的。”

青江俯下腰轻扯发尾,让几缕发丝成为毛笔的毫尖,由上而下慢慢拨弄了几下圆润的柱头,在看到石切丸低着头羞耻地抿住唇的反应后更加愉快,就像贪玩的小孩子得到了心仪已久的玩具一般。

无法安心,无法满足的焦躁,纷纷郁结于喉咙,压迫得他只得放弃用鼻而是张口呼吸。

蛇毒一样的快感从四肢蔓延到心脏,在脑中激起四散的金光,半张开眼睛,看到的是那个令他始终心神不宁的轮廓,正像盘绕在猎物身上的蛇越收越紧。

石切丸并没有被束缚着,却一时不知道手脚该如何移动。

但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

会中毒的。

石切丸握紧了拳头。

“不闹了,我帮你弄出来,不然也很难受吧。”

青江像是探查到气氛的微妙,连忙摆正了坐姿,仔细用那游蛇似的发辫让散发出低气压的神刀释放,同时伸出舌头,来回舔舐那充血肿胀的硬块尖端,但对方受到刺激只是轻微颤抖了一下,似乎没有准备缴械投降的意思。

青江没来由地害怕起来。

既然那么喜欢我的头发,为什么这样做还不满意……

为什么呢。


石切丸伸手轻轻一扯,蒙着眼睛的布条便飘落在肩上。

青江故作镇定地抬起头,与之对视。

“你玩够了没有?”

“……我没有在玩。是你对我的马尾很感兴趣,我只是顺应了你的愿望——”

话语戛然而止。封住那两片还在狡辩的唇后,便是暴风骤雨似的掠夺与侵袭,青江试图挣脱,却跟预料中一模一样,这样程度的体格和体力差一旦被近身根本无法反抗。只不过也没有什么反抗的必要罢了——啊,又被迟钝的家伙捏住了七寸。

青江无奈地想着,近距离凝视着一向清心寡欲的神刀眼底泛起火焰般的浮光。


“我喜欢的,不仅仅只是你的头发啊。”


end

-------

以上仅为图的配字(喂是不是长了点

评论 ( 9 )
热度 ( 72 )
  1.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转载了此图片  到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青江教马尾控的爹如何正确使用自己的长发。(*'-^*)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