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青石】想推倒这么小的孩子好像有点罪恶感但是为什么我现在被推倒了呢


*来自青壮壮(脑洞提供者)的超萌配图,感谢!!

*按照亲爹那张摸鱼的球鞋丸人设来理解的papa性格



“就算是审神者拜托我治疗,也从没听说过人类身体变成这个样子的先例。”

本丸的杂物仓库里,药研藤四郎把刚才搬开的一摞旧书放回原位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精神状态还保持着正常的石切丸模式。”

说话的是笑面青江,他皱着眉歪了歪脑袋,让药研能看到不远处正跪坐着在晨祷的、看上去与短刀无异,缩小了身体的石切丸。

“作为人类的身体是变小了,但是本体的刀没有缩水吧?”

“没有。他本人倒是不介意,可我对怎么跟小孩子相处一点都不擅长,就算只有外表是小孩子也……哎。”

“难得看到这么正经的青江君,啊哈,我刚才还在担心你会去犯罪的,这下安心多了。”

在你们心中我都是什么糟糕形象啊?!虽说石切丸变不变小都听不懂青江随口而出的黄段子,可对着面前一脸纯真,眨巴着清澈的紫色眼睛的小石切丸,青江有些手足无措。


由于身高只有原先的一半,石切丸过长的袴裤被换成了今剑款,鞋子也凑合着穿了审神者阿迪O斯牌的球鞋。狩衣没有办法改小,于是审神者风驰电掣地跑去商店街买回来一套同款童装,速度堪比压切长谷部出阵时双腿迈开全力奔跑。本丸的刀剑大多对小石切丸表示了惊讶与担忧,毕竟这个身材与之前相比少了视觉上的安全感。也有诸如太郎露出了羡慕的眼神,或者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位童颜老人,鹤丸国永,他在仔细端详了小石切丸之后笑得无比灿烂——


“鹤丸先生……我脸上沾了什么吗?”

小石切丸静静地与蹲下来的鹤丸对视,声线即使提高了半个八度,也是不会被轻易认错的沉稳柔和。

“没,我倒是知道能变回来的方法,不过需要你配合一下。”

“如果是合理的方法,我会去试试的。”小石切丸抬手摸着自己肉嘟嘟的下巴,扁着嘴斜视窗外拿着扫帚经过的青色身影,“不然拔刀都需要别人帮忙,在战场上与溯行军战斗确实诸多不便……”

“确实有不便之处,但反过来想,某些方面也有便利嘛。”

“哦呀?洗耳恭听。”

鹤丸仍然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他俯下身在小石切丸耳边说了几句,简单的话语剐蹭得他耳朵发痒。




“没想到,被一本正经的神刀大人夜袭了啊,还是以这种引人犯罪的姿态。”

青江冷笑了声,看着从自己被窝里爬出来趴在胸口的小石切丸,月光下正用似乎是严肃的表情望向自己。

从这家伙用备用钥匙悄悄打开宿舍门时青江就发现了,他一向睡眠浅,略有响动就会被惊醒,更何况是不擅长隐蔽的石切丸。即使是闭上眼睛的状态,青江也能根据声音想象出小石切丸踮着脚尖脱掉球鞋,蹑手蹑脚在床脚脱下外衣,噌噌爬进被窝,然后沿着青江的腿一路攀登上去。

“夜袭?好像是这样呢。这几天我试了各种办法,也是没想到会有‘灵力交融’这么简单的治疗手段,可以拜托青江君脱掉衣服吗?简单说,就是做那种事的意思。”

小石切丸直视着青江的眼睛,投掷出比刀纹中间的直线还要直的直球。

而青江的脸上笑容有些僵硬,灵力交融是什么,到底哪个混蛋教给他的方法……不过说实话,青江觉得好像……也不错?自上次在手入室被大只的石切丸扑倒后彻底吃干抹净,他就一直惦念着找机会捞个回本,让看似禁欲派的御神刀满面潮红地发出求饶的声音,整个人都染上自己的色彩,即使是小了一号,光想想就让人忍不住跳起庆祝土地丰收的舞蹈。

“你可不要后悔哦?我不会对小孩子的身体手下留情的……”

一边说着,青江把阻碍两人接触的被子掀开,可当他试图让八爪鱼般压着自己的小石切丸从身上下去时,却怎么也掰不开对方纤细的手臂。

“那可真是麻烦你了。”

小石切丸的力气相当大。

与其是说与体格看起来不符,倒不如说除了身体变小以外,别的地方几乎没有变化。比如说听不懂青江话里反攻的意味,比如说紧紧箍住青江手腕按在身侧床上,并用小巧的唇舌浅浅亲吻着青江的脖颈与锁骨,时不时轻舔一下越发滚烫的苍白肌肤。

“喂……这跟预想的完全不同啊!”

“怎么了,哪里不对吗?青江君不是答应过我要帮忙治疗了吗?”

“说是没错……”

看到小石切丸水灵灵像是下一秒就要滴出泪的大眼睛,青江心头一软,无奈地挣扎未果,只得任由小石切丸落下亲吻,赭棕色的柔软碎发在脸上来回撩拨,就像是皋月进贡给皇室的上等绸缎。

用小孩子的口吻请求别人做些色色的事,正常人都不会拒绝的吧……不,其实除了某些人拥有特殊癖好,正常人都会拒绝的。只是因为石切丸清楚,青江一定不会拒绝来自他喜欢的人的邀约,况且两人之间的确关系暧昧,就像满是干草的野地,只需要微不足量的一颗火种便可以星火燎原。

遗憾的是,他本以为可以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让对方失态,可按目前的情况而言,似乎仍然被怪力的小石切丸吃得死死的。




话说回来,不服输的青江仍没有放弃希望。趁着两人的舌头交叠出啧啧的水声纠缠在一起时,他用还算清醒的意志把手从禁锢中抽出,沿着小石切丸里衣的曲线一路向下——还未长开的少年胯骨下紧实光滑的皮肤少了几分硬朗,臀型更是妙不可言,刚一触碰就磁铁般牢牢吸附住青江手指,直到他犹豫着向那处花蕾探入指尖,小石切丸才从甜腻的深吻中发出一声猫叫似的轻哼。

“青江君的手指很不安分呢。”

“……我可不想被小孩子强暴,你既然对我有意思,也该听听我的想法吧。”

“说得没错,恋人之间是应该互相迁就,两个人都要享受才能更好地治疗。”小石切丸嘟着有些肿的嘴唇,俯视因为“恋人”这个词突然脸红了的青江,“但是你的技巧还有待提高,比如说这里……嗯,我找找看。”

“等等,这样有点……”



对方的反应实在太过理性,该说不愧是活了上千年的刀灵吗。青江十分尴尬地被小石切丸握住食指,自己手指所触及之处是火热的花蕾深处,随着小石切丸脸上表情的微妙变化,似乎是碰到了对方敏感的软肋,但主动权仍掌握在那只更小号的手中。

“这表情是怎么了,唔,青江君的手指在身体里很舒服哦。”

“你等等……”

“……”

“怎么说呢……我觉得哪里不太对……”

小石切丸眯起眼睛思索了一会儿,青江则是更加尴尬地扭开视线, 专注于用指腹按压与捻磨刺激着少年体内绵软的那处。

“嗯……”

不知是变得年轻的身体会更加敏感,还是青江的指法不错,总之很快就达到绝顶的小石切丸轻轻喘着,脱下弄湿了的底裤。在一通厮磨间,青江身下早已是硬如钢铁,而小石切丸则在褪下自己皱巴巴的里衣后,伸手便扯下了青江的。

青江大概明白自己为什么觉得不对了。



——毕竟是浸透了人类与妖物鲜血的战刃,无法成为那样的神刀,也是理所当然吧。 

小石切丸的脸颊在月光下泛着朦胧微光,清瘦的身躯每根线条散发着圣洁又清纯的粉嫩气息,而这具身体的主人却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深邃眼神,即使这澄澈的眼神聚焦在青江身上,也仿佛是俯首睥睨着被无所不能的神明恩泽所感化的信徒。

威严感与欲望的气息混合在一起,说是矛盾也不为怪。

他猜不透石切丸在想什么,却像不知不觉被看穿了心思,再加上对方顺水推舟利用了外表刻意饰演出的无辜神情,所以,青江无法说服自己对这把真正的御神刀下手。

小石切丸抱着双臂饶有兴趣地坐在床上,唇边带着玩味的浅笑。

“青江君在犹豫什么呢?”

“……败给你了。虽然不清楚灵力交融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只要两个人都爽就行了哦?”

“嗯嗯,不用想太多——”

青江挑挑眉,正想说一句“那我把身体交给你了”对方则抢先发话,让他半张着嘴暂时无法吐出事先想好的句子。



“尽管变小了,我也最喜欢你哦,我的青江。”


“呃,我,我也……”


神刀大人,即使是变小了也很可怕呢,某种意义上。



-------------------------以下石青尔十八安全存档,让我们远离小清新的雷峰塔


  

http://note.youdao.com/share/?id=86043178bcfffae9efb0cb51e79df6aa&type=note

评论 ( 11 )
热度 ( 135 )
  1.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只有身体缩小了的球鞋丸夜袭青江的故事。(*´ー`*)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