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堀兼堀】咖喱饭


*兼堀里的帅气兼桑(?)遇上堀兼里的堀川大佬(?),人工OOC警告



“发生了什么?”宗三左文字拨着耳边的粉发,支着手肘好奇地问正端着味噌汤吹气的压切长谷部。

“和泉守和堀川昨天二十四小时远征回来,然后就那个样子了。”

餐桌上的气氛微妙地有些尴尬,就像是酿酒时用的米曲菌被污染满了黄曲霉,本应甜甜蜜蜜腻在一起的那两把刀之间流动着糟糕的气氛。和泉守兼定眉头挤成了川字,托着脸看着窗外,而堀川国广则面无表情地用餐刀喀喀喀切着山药,一块块白色蔬菜被他正变成即便是马也吃不下去的菜泥,不,更像是旅馆供应的廉价牙膏一类。


“可能是远征的时候吵架了,情侣之间拌个嘴之类吧。还好他们不至于造成什么破坏,我记得上次石切丸和青江吵架,结果……第二天大家冒着雨修屋顶,补墙壁,折腾了好久。”

“不,我观察了一会儿,他们的吵架模式不太一样——”长谷部放下汤碗笑了笑,只弯起一边的嘴角,“不如说是,相性突然变得非常差吧。”

安静坐在一边的江雪轻轻叹了口气。


相性差?


烛台切光忠系着围裙,端着整整一砂锅热气腾腾的咖喱放在众人面前。烛台切身后则跟着歌仙兼定,后者卷起袖子检查木桶里的米饭有没有蒸熟,拿筷子戳了一戳,确认之后两人回去厨房拿餐具。

“今天做了帅气的牛肉咖喱火锅,为了照顾所有人的口味就只放了一点辣,如果有不能吃辣的还请注意。”

“哇哦,看起来挺不错的。”和泉守盯着咖喱,眉头瞬间舒展开来。

如果是平时的堀川国广,这个时候已经自告奋勇地小跑过来要为大家盛饭,并在和泉守的盘子里盛出多两倍的分量。但今天堀川只是淡淡地走了过去,用木勺对咖喱进行完美的几等分,然后只端了自己的一份,回到座位上端正坐好。


果然是心情不佳?虽说本来就不需要那么勤快,但看到第三部队里自己的伙伴——这样反常的堀川宗三还是忍不住开腔搭话,这期间其他人各自也盛好了自己的咖喱饭,包括和泉守兼定。

“堀川君远征辛苦了。听说带回来不少小判,审神者赞誉有加呢。”

“那些只是我份内的事啦,倒是有段时间没出阵了,本丸这边资源很充足了吧。”

我倒是习惯不出阵的日子,宗三在心里默念了句。堀川的微笑让他稍微放下了心,看上去还是一如既往地阳光又乖巧,除了当他注意到和泉守在做什么时,表情翻书一样地变化了。


和泉守用勺子把咖喱里的土豆块和汤汁跟米饭搅拌混合。

堀川就那么死死盯着他,一脸仿佛看到江雪左文字哈哈大笑的诡异神色。

宗三想起,之前和泉守十分讨厌把食物混着吃,他习惯于小孩子一样地划分成几块区域,互不粘连。便当里的饭团或者整块鸡蛋烧,都被他轻松切成块,酱料则孤立起来,据说这样才能还原食物的本色口感。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习惯,偶尔脑细胞也会有打破常规的想法嘛。

然而这两人谜一样的展开让宗三摸不着头脑。


“我一直在想,你果然不是兼桑吧。”

堀川用轻松的语调下着定论,但声音中却透着对方必须正面回答的威压感,而和泉守歪在椅子上懒洋洋地翻着眼睛,因为笑容而咧开的嘴巴里几颗虎牙闪现。


“我还觉得奇怪呢,你也不像我认识的那个国广。”

“噢,此话怎讲?我熟识的兼桑可不会把米饭和咖喱混在一块儿,也不会自己洗自己的羽织,更不会大大咧咧拉着我的手硬是装成一副长辈的样子。到底谁才是后辈哦?”

“的确是国广你年龄更大,但你非要把我当成四岁小孩子来对待,这才是问题关键。”

“谁也没说兼桑只有四岁呀。”

堀川浅蓝色的眼睛直视着和泉守慢慢眯起的同色瞳孔,两人间的诡异气氛逐渐升温,宗三仿佛看到了具象化的所谓“剑拔弩张”,甚至咖喱饭冒出的热气也萦绕在两人周围,形成了外人无法介入的障壁。

“只是个比喻。再举个例,我认识的兼桑听到青江的段子以后肯定会脸红,可你不仅没有不好意思,反而又接了个更羞耻的段子……这事暂且不提,看到路边从鸟窝里掉下来的小鸟,你居然不管不问直接走过去了,兼桑才不是这种无情的人,他会……”

堀川说着说着似乎无法冷静下来,拳头攥出像苍白大理石里隐隐约约绿色纹理似的青筋。他歇了口气准备继续,和泉守却从椅子上站起身,利用身高优势刻意俯视着堀川。

“那是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本来就是那只鸟的兄弟把它挤了下去,就算送回鸟窝它那么弱小也活不了。再说我认识的国广,从来不会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数落我哦?你是监护人吗?明明做什么是我的自由,助理的工作难道也包括干涉我的生活?”

“你说干涉?没有我帮忙的话,兼桑连外套都没有自己洗干净过,你居然说这叫干涉——”

堀川讲到激动处,一失手碰翻了咖喱饭的盘子,玉钢制餐盘在空中翻了几个漂亮的弧度,黏糊糊的食物连带着餐具呼啦地拍在了和泉守的肚子上。


“……”

时间静止了一秒。宗三和长谷部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突如其来的事件发展,就连江雪也皱了皱眉看向那边,盘子在和泉守身上由于重力缓缓滑下,留下了一大滩颜色让人联想到……的不明固液混合体。

和泉守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堀川本来正打算道歉,但话在喉咙口堵车时和泉守却一把揪住了堀川的运动服衣领,太刀的力气本来就不小,这一拽让堀川把抱歉的心情彻底变成了怒意。

“你这家伙……故意的吧!”

“……是哟,是故意的。”


堀川此刻坚信着——没错,他不是兼桑!兼桑才不可能这么容易动怒,他虽然不算善解人意,但不会对自己的无意之举过分敏感,这个我行我素把自己想法强加在别人头上的男人,一定不是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此刻也坚信着,这把没礼貌的胁差一定不是堀川国广。从来都是温和乖巧的小跟班,做错了事也会马上老老实实道歉,不仅用高人一等的态度说教还回答‘是故意的’是怎么回事啊?


根本没法跟这样不懂事的人好好相处!两个人的内心同时爆发出咆哮。


“好吧,既然是故意的——”和泉守撇了撇嘴,随手把木勺上沾的一大坨咖喱抹到堀川胸前,“我也是故意的。”

“你干什么!”

堀川挣脱了那只手对领口的禁锢,朝和泉守猛地推了把,对方倒也忘记了胁差的动作一向格外灵活,被反作用力搞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再次对峙时,已经无法称其为对峙了,餐桌对面的宗三看着好好一锅咖喱被和泉守和堀川变成了液体手榴弹,和泉守骂骂咧咧地朝堀川投掷过去,而堀川则灵巧地闪避着,虽然溅起的汁水仍然不可避免地糊在了身上。堀川黑着脸,到处寻找回击的道具,然而也只有气味浓郁的咖喱足以形成威胁——

宗三和长谷部对眼前小学生打雪仗一般的的谜之展开目瞪口呆。


“……他们俩怎么回事,刚才只是和泉守没有把咖喱和米饭分开而已吧。”江雪放下筷子,瞄了一眼漫天乱飞的棕色土豆块慢吞吞地开口。

餐桌咖喱斗殴事件很快以歌仙一句毫不风雅的大吼“混账们给我好好吃咖喱饭”介入平息,至于当事人,谁也不肯示弱的结果就是,被出离愤怒的烛台切和歌仙双双丢进了锻刀室反省。


end?


腐乙女·审神者聊天室 

当前在线人数:7


【最近远征系统是不是有BUG,我家的三日月爷爷在远征回来之后,竟然开始调戏起了小狐丸,他之前可是对鹤丸一心一意啊!哭哭,CP被拆了(/д\*)】

【我家的药研也有类似这种情况!救命!他说要睡遍本丸也包括我?!】

【这个了不得wwww】

【跟你们讲,我萌兼堀。但是自从那次24小时远征,我家的兼桑变得非常奇怪……】

【哪里奇怪了呢?】

【他们的相处模式……怎么形容才好,总之是变成了闺蜜一样的粉红气氛,两个人都非常容易脸红害羞,就算一起睡也是分床,这样下去我觉得我其实萌的是一对百合啊……】

【哇,百合GAY蜜,我喜。(・_・)】

【两人性格都太软是没办法啦,但是如果没有一方愿意让步妥协也是很难办的哦?可能会变成世界大战哦www】

【兼桑和堀川他们感情那么好,怎么可能闹别扭打起来,连吵架都困难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wwwwwwww】

【wwwwww是啊怎么可能,OOC吗www】


听到了锻刀房传来的巨大爆炸声,注视着屏幕的审神者默默关上了浏览器窗口。


END

------------画图的时间超过了打字时间所以以上为图的配字的分割线----


第一次写刀剑里最早萌上的这对没想到居然写出了这样奇怪的东西,对不起(……(猛吃一口牛肉咖喱

还是注释一下,本丸里的是流星堀,远征被替换了性格的是蛇野兼,同时吃兼堀和堀兼的我总是处在精分状态,所以才脑补出了性格不合而相性差的堀兼堀。


感谢阅读(´∀`)


评论 ( 10 )
热度 ( 52 )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