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VOICER vol.2 track14【石青】

现代声优PARO,由青江的cv间岛淳司参与录制过大量BL DRAMA/papa的CV高桥英则最多只接过乙女向产生的脑洞联文




支线CG已收入回想,偶尔也来回归一下声优paro的主线吧(?



Track01 →硅醬

Track02  →穆拉醬

Track03 →漠漠

Track04 →豐收神光狼太太大人殿下

Track05 →郄桑

Track06 →但書太太

Track07 →杏夜

-----------VOL2↓-------------

Track08 →漠漠

Track09 →郄桑

Track10 →穆拉

Track11 →豐收神光狼太太大人殿下

Track12→杏夜

Track13→但书

顺序不贴了,这里是VOL2终点站,下一章VOL3…………(跳起御神刀之舞→截图来源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26488730



Track14


迎面扑来的是熟悉的气息。

掺了些薄荷香的牙膏味儿,和由于对方衣着过少而散发的体温,还有那两片柔软的,会吐露意味不明话语的唇,都在石切丸面前急剧放大开来。

这种发展,石切丸并不是没有悄悄幻想过。

在那些BL广播剧中,主人公披荆斩棘,与情敌,与家族或社会对抗,只为了跟他心爱的恋人在一起。

但是,我们是恋人吗?石切丸在脑内飞速搜索了一下,得出的答案是——他也不太敢确认,他们现在的关系到底进展到了哪种程度。但至少比同事更亲密,比朋友更暧昧。


……实际上,青江穿着拖鞋而非平时的皮鞋,费力地踮起脚也没能够着身高优势明显的石切丸。


然而他想起一句动画里的台词:只要跟着本能来就好了吧。

仰着头索吻的动作,金色的猫瞳就像是待人采撷的果实,非常可爱。

发丝凌乱地散落在苍白的裸肩上,非常可爱。

连眼圈周围睡眠不足的乌青也非常可爱。

石切丸小心翼翼地垂下肩,两人的距离慢慢缩短,再稍稍靠近一些,就一些,只差几只透明肥皂泡的厚度便可以碰触到青江。

时间仿佛浸湿的面团被拉长一般,只希望,千万不要被干扰……


然后突然被巨大的倒塌声响打断了。



“哇啊啊——”


根据所谓墨菲定律,想着千万不要发生就一定会发生,被打搅了的两人立马各自跳开后退一步,转头望向遭殃了的房门。

木制的公寓房门整个儿塌了下来,门板上东倒西歪的偷窥群众摔成一团,骨喰压住了鲶尾的后腰,而不断挣扎的鲶尾一挥手打到了堀川的脸。

“好痛啊你在干嘛!”

“抱歉兄弟,先让我起来……”

“这门是怎么回事,我们什么都没做就……咦。”

“估计是你太重了……”


石切丸回想起刚才自己直接拧开门把手,金属发出的碎裂声不止一下,听起来不仅门锁坏了,似乎用来固定门和门框的转轴也碎了。门虚掩着,兴许是被动静刚好吸引过来,不过同时有三人路过也有点奇怪,这栋公寓的年轻人都是好奇宝宝吗?

青江趁着混乱跑去衣柜套了件深色运动装,赶过来处理事件时跟石切丸对视一眼,两人同时触电般急忙避开。

耳朵都红透了。石切丸用余光偷瞄了眼,心中掠过一股莫名的窃喜。



“居然能被压坏成这样,你们是不是对房门小姐太过分啦?”

青江查看着门的损毁状况,地板上到处是木屑,毫无疑问这扇门将要寿终正寝,化成高层公寓楼下垃圾分类箱里的庞大体积。

“房门……小姐是什么?”

“真的很抱歉!”堀川双手合十弯腰鞠着躬,“这里我会收拾好,安装新门的事情青江君也不必操心,啊,还有,我们不是故意要偷看的——”

“我们是有意的哦。”鲶尾开心地补充道,伸手挡下旁边的堀川给他的微笑肘击之后,又对着石切丸补充了半句:

“听堀川说之前也来过这里,所以他——”

骨喰相声艺人似的及时地接了下半句。

“是青江的男朋友吧?”


“没错。”

青江还没开口,石切丸就抢先一步说了肯定的答复。事到如今也没必要扭捏了,自己喜欢着青江,想了解他帮助他更多,希望有更多时间能在一起。如果这都不能称之为恋情,恐怕稻荷神都要肉身降世来训诫自己过于迟钝。

最棒的情况是对方也喜欢自己。

一想到青江刚才干脆利落的告白,石切丸简直想再拧坏一扇门。

……你住手。



搪塞打发走这几位八卦邻居之后,青江和石切丸无奈地拿起了清洁工具,在公寓物业赶来之前清理事故现场。

青江虽然动作有些疲态但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拧着盥洗池里的抹布,扭头看石切丸把那扇门搬走:“噗,刚才你的开门方式也太暴力了,对我可要温柔点啊。话说我得看家暂时走不掉,你等等还要去公司吗?”

“恐怕不得不去一趟,最近的确是堆积了不少工作,我不在的时间麻烦青江前辈帮忙处理了。”

“怎么突然这么客气,明明确立了情侣关系,至少也要喊‘亲爱的❤’嘛。”

啊?诶……?一般情侣间都是这样称呼吗……?

石切丸深吸一口气,无视了对方说到一半的“开玩笑的”,对着青江用戏剧化的温柔语气低声说道——

亲,爱,的。


——几个字在青江耳中轰然炸开,他悄悄别开眼睛,不敢看在薄荷色的晨光中过分耀眼的那个男人。

被反将了一军,这个人比预料中的还要犯规呢。

青江想着,心脏几乎要蹦出胸腔。






“为什么蟹腿肉这么难挑出来?螃蟹长成这个鬼样,全身都挂满硬又粗的东西,让人类很难办耶。”

“它也不是为了给你吃才长成这样的。”

歌仙一针见血地吐槽。


难得来一次公司食堂吃午餐的青江正用筷子与几条蟹腿搏斗,看战况已经落败,于是他索性擦了擦嘴准备离开座位。

“嘛,我吃饱了。”

“你只吃这点没关系?前几天你说的那件事……噩梦什么的。“歌仙瞟了瞟周围,“幽灵们放过你了?”

青江勾起嘴角,手指戳戳胸前的里衬口袋,里面装着檀木御守,“用游戏术语来解释,我现在升级转职了哦。对付那些想非礼我的妖怪,只要挥一挥武器,就算来AKB48那么多的女鬼数量也都只是我的经验值而已。”

“这个类比真是失礼啊。不过问题解决了就好,你跟石切丸呢,也有进展吗。”

“表白了算是有进展吧……只不过……他最近特别忙。”一向伶牙俐齿的青江有些卡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们之间微妙的情侣关系。


因为堆积的配音工作实在太多,石切丸一连几天都没跟青江见面,问候的短信仍然礼貌得跟之前没什么区别,反倒由于太忙,字数变得简略,回复间隔也比之前要长一些。青江本来今天中午打算趁闲时间邀请对方一起吃饭,可石切丸今天工作也很忙,发了条“抱歉今天来不了了。゚(゚´Д`゚)゜。”的信息就放了鸽子,青江只好自己默默地,抄起自助餐的餐盘,顺便把一只叽叽喳喳的小可爱幽灵丢到一边。


“既然都表白了,以你的机动应该可以直奔主题了吧。”歌仙话一出口就后了悔,他差点忘记好友是个只有嘴巴机关枪,身体还是DT的事实。

 “机动值虽然高,打击力可是不太够数……”

“说人话。”

“说实在的我有点怕他。具体我也说不清,虽然表面人畜无害但是就是觉得怵得慌,对视都有压力。”

“……你真麻烦,之前不是相处地得自然的。”歌仙只觉得眼前一片炫光,什么时候起青江有了害羞这项属性,果然恋爱会使人智商情商全面下线,一点也不风雅。

“帮我想想办法,歌仙你最好了,Mua。”

歌仙挑眉,小口咬住一条烤秋刀鱼,连着软刺一起嚼嚼咽下。

“我这刚好有个漫画改编的新drama剧本,里面的父亲角色适合石切丸,等会用电邮传你,然后你要不要拿给他看看?”

“BL的?R18?”

“我认为是R25。”


青江露出了恍然的神情。如果是自己去拜托他接下这部戏,肯定不会遭到拒绝,而不擅长这些工作内容的石切丸需要特训,自己就能以前辈的身份手把手教学,总之是个关系更加亲密的契机,能把握得当直接攻下本垒不成问题。

“歌仙你最近有什么想买的?”

“我不需要报酬,心意收到了。再说他真的能演好吗,这部剧就算是攻方也没那么简单的,你得好好教一下怎么才能让声音放得开。”

“没问题没问题,歌仙大少爷说什么在下听什么!”

看着友人双手握筷子的激动模样,歌仙似乎想起了什么。

“对了,你有什么推荐的零食店,帮我买点柿饼。”

“好!”


===

平安京内,人声稀疏,门户紧闭;黑沙走石,魑魅魍魉,浑浑噩噩,百鬼夜行。街坊之中,珠帘翻飞,桧扇轻摇,如梦似幻,其中一持刀男子似毫不畏惧之景。


只见着战衣者,袖袂翩然,剑眉星目,手持三尺余刃,汲日光之坦荡,月色之轻渺,风云之随形,雷电之凌冽;其疾如影,其形如豹,百鬼闻之,无不自行逸散,仅剩自持修为深厚者与其对峙也。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恶者着阵!”

雷鸣所及,魂飞魄丧,石崩瓦裂,天地无光。


仍有一“人”。

持刀者屏息聚气,夜樱落华纷乱之下,逶迤暗影沉浸之内,乱风裹挟,仍有一妖……




CUT。

坐在一边椅子上的青江拍了三下掌,起身给录完动画的石切丸递去瓶装矿泉水。

“太帅气了,跟打斗的场面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段台词我要录下来当午睡闹铃。”

“前辈过奖,我还差得远呢。”石切丸笑着接过水,跟调音室里的御手杵打了个招呼,拿着瓶子自然而然地坐在青江旁边,“刚才你短信里说的广播剧似乎是个系列?我查了一下原作资料,如果接下来可能是长期工作。”

“倒是还没查,不过正式接BL DRAMA你能放得开吗,据我所知好像不太顺利。”

“嗯……”石切丸有些丧气地垂下眼,手心揉搓着塑料瓶发出哗哗的声响。

青江在内心数了123,装作突然想到似的语气轻快地开口:

“要不然这样,我来给你开小灶吧?来自前辈的私人教学课程,全免费哦。”

矿泉水瓶掉落在地上,石切丸双眼放光地握住了青江双手,力度之大几乎让青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从对方比自己大了一圈的骨架中抽出手。

“可以吗!?”

“当然可以?要从最基本的吐字练习,你不嫌增加工作量更累的话……”

“如果是跟你在一起,怎么都不会觉得累。”

青江的心脏又一次受到了直球重击。他的所谓恋爱史中,从未有人把肉麻的情话如此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口,那家伙的不幸遭遇排演就要开始了。所以,石切丸是特别的,青江恨不得现在在录音室就伸出手臂给他一个大力的深情拥抱——

“嘛……其实我也……”



“……你们等一下,我还在哦?我不是根晾衣杆哦?”


无意中听到了全部对话的御手杵冲两人摆手,示意工作结束。石切丸清了清嗓子,放开青江的双手,把地上的瓶子扶正,起身去收拾杂物,而青江也跟在身后,神采奕奕地摇晃着脑后一抹葱青。

“现在就去补课如何,资料室那边能打印剧本,我有钥匙。”

“现在吗……”

石切丸虽然工作累了想休息,但看着青江兴致盎然的样子,也不好说回绝。况且事实上他也想跟刚确立情侣关系的恋人单独相处,不管是工作或者约会都可以,区区喉咙疼算得了什么,就算青江让他当场吼一首声嘶力竭的死亡黑金属也愿意。


二十分钟后,青江和石切丸坐在档案室的桌子旁,心情复杂地读完了手上歌仙电邮来的剧本。

“开场父子乱伦,然后转入黑帮和人口贩卖的剧情,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这种题材……?”石切丸捏着眉心,斟酌了下用词慢吞吞地发表感想。

“偶尔也有这种大人气作品啦,用残酷黑暗的世界与纯洁的爱情相对比,能更深入地刻画角色。 曲折虐心的故事也是卖点之一……你回去再仔细研究好了,来,基础教学。”

“我没问题。”

“那么,这几个词可能会经常使用,你要习惯说出来。”

青江用马克笔在白纸板上唰唰写了几个字,递给石切丸后勾起了嘴角。

“肉●,小●。”

石切丸机械地读出口。读完以后他自己都觉得生硬,于是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这个语调给你打8分。”

“满分是10分吗?”

“不,满分是100。”青江叹口气,在纸上又添加了几笔,“不好好注入感情,小心老师拿马鞭出来打屁股哦?好了,试试看把这句连起来读。”

石切丸低头默念了一遍,一抬头,发现与青江的距离又接近到了危险的程度。

但是现在仍在工作中,产生奇怪的想法怕是对不起青江特意抽出时间给自己补习。石切丸暗暗攥着拳头,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台词:

“……请让我●乱的小●侍奉您的肉●……”

青江笑出了声。

“哈哈哈,你这不是要上床,是要揍人吧?”

“好像还是揍人比较适合我,这种台词难度也太高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来做个示范,你先别动——”



这下真是糟透了。

青江说了什么台词并不重要,关键是,刻意喷吐在耳边的温热气息,以及贴近的,还散发着淡淡香味的身躯,手臂灵活地攀附在肩上,形成了环抱着的舒适姿势。


“让我也染上你的颜色吧。”

用磁性却清朗的声线说出了意味不明的句子,不知为何,却比露骨的词语更让人心动。


那双略凉的唇在说完以后,挑逗似的,伸舌舔了一下石切丸发烫的耳垂,此刻的石切丸,完全了解所谓耳根子都酥软了是怎样的状态。


“青江老师,这样是犯规啊。”

“之前你喊我亲爱的,那才是犯规,别说你不记得了哦?”

“如果我说不记得呢?”

“那就让你再说一遍,录音。”


勾过趴在自己背上的恋人肩膀,石切丸终于吻了下去。


即使只是生涩又简单的碰触,也像是,经历了无数劫难才得来的珍贵奖赏。


这一次,没有墨菲定律,也没有突然倒塌的房门。智能手机安静地躺在桌上,时间的流速如同慢放特效,两人在午后柔软的光线里重叠的身影仿佛成了世界正中心,就连游荡徘徊的灵魂,都愿意为他们让路。



===


青江从钱包里翻出积分卡,等前面戴单边眼罩的男人结完账,在这家常来的便利店机器“滴”一声划过去。

除了些日用品,买了不同口味的速食拉面和歌仙想要的柿饼零食,想想看还有什么漏买的……他游弋的视线落在柜台侧面,那里放着一整排颜色鲜艳用途明确的方盒子,不注意看会以为是糖果。

虽说对牌子和尺寸一无所知……




之后一定用得上——姑且这么认为吧。



TRACK14

TBC




不知道怎么就进入了连KISS都命途多舛的笨蛋情侣模式,之后怎么办就不关我事啦(抡胳膊甩锅



以上煞笔しい的流水账感谢阅读(土下座


评论 ( 36 )
热度 ( 142 )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