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石青】VOICER vol.3 TRACK19

现代声优PARO,由青江的cv间岛淳司参与录制过大量BL DRAMA/papa的CV高桥英则最多只接过乙女向产生的脑洞联文

Vol1


Vol2

第三轮顺序:

杏夜→光狼太太→漠漠→穆拉→硅醬(我)→郄桑or但书太太(机动)

Track15→杏夜酱

Track16→光狼太太

Track17→漠漠酱

Track18→穆拉酱


首先我要道歉,不管是文力还是内容或者字数哪里都很抱歉(


*严重个人喜好暴走注意,超级OOC的SM情节注意(?!?


剧中剧脑洞来自这几天流行的黑道paroMMD→sm26640486 



刺眼的大功率白炽灯只照亮了密闭房间的一角,由水泥铸造而成的牢笼让人分不清是白天或夜晚,空气中流淌着福尔马林的气味,以及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悲鸣声、水滴声,磨刀声,仿佛神经毒气一般渗入“幽灵”敏锐的感官。

单枪匹马作战的情报屋,同时也是多面间谍的他,居然也有被从背后暗算的一天,真是讽刺。

“呵……德国人制造的医用电椅,还有这碳纤维绳质量确实不错。所以您把我‘请’到这里来,是想知道些什么政要的桃色新闻吗,如果是特别service,费用可不便宜哦?”

语气与居酒屋里称赞美味的樱花卷无异,年轻男子玩味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清晰。

“被绑成这样还能这么悠哉,不愧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幽灵’先生,不过下达命令的人恐怕是你最信任的人,即使如此也要笑到最后吗。”扩音器里的机械音辨认不出男女。

“抱歉啦,我也有信任的人?别开玩笑了,我只信任自己。”

脚步声啪嗒啪嗒地由远及近。

黑暗中走出的高大西装男人戴着宽檐帽,帽檐下浓厚的阴影遮住了大部分表情。



“……是你啊,果然太过接近了,就会被染上别的颜色呢。”

“‘幽灵’,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这句话,在床上已经说过了吧。”

“那不一样。”男人靠近了‘幽灵’,半蹲下来,笼罩在阴影中的眼睛发着诡异的光,像是暮色将近的荧光紫,“知道你不仅为我们这边效力之后,我很难过。再一想,也许你接近我只是为了套取情报,我在你心中只是用来换取利益的砝码,就更难过了。你能理解这种感受吗?”

“啪”地一声,电椅的低档电流开关被打开。

“……”只是挠痒程度的电流,“幽灵”皱了皱眉没有吭声。

“我非常难过,难过得想把你弄坏掉,做成只属于我的东西。”

男人用戴着医用绝缘手套的手指撩起“幽灵”过长的刘海,柔顺头发的所有者肩膀颤抖了一瞬,终是没有习惯性地掩饰住内心的动摇。

“你疯了……”

“漂亮的眼球、鼻梁、嘴唇、脸颊、下颌,耳朵……都像艺术品一样放进玻璃柜里珍藏起来如何?对了,还有这发出美妙声音的舌头,柔软又灵巧,有些舍不得割下来呢……”


CUT。


“这段录得太完美,后期都不用怎么调整了哦?两位情绪也很到位,接下来的情节也请继续保持。”歌仙调整着设备,按下几个按钮后,向石切丸和青江作出OK的手势。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这个残酷的黑道剧本,但下面的剧情还是让石切丸担心起青江的嗓子来。前天在他家里最后可是喊得喉咙都哑了(咳),又要连声惨叫,这种高强度发声的工作真的不会对声带有什么损害吗?

青江从台本里抬起头,冲着石切丸先是疑惑地眨了眨眼,意识到对方担心自己又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今天没有带道具,所以要麻烦你了……石切丸,把手伸出来。”

“手?”

石切丸连忙看了看自己汗津津的手,想着周围有没有纸巾可以擦拭一下,这时候,坐在桌子对面的青江毫不介意地抓住了对方的右手,张嘴含住了其中两根指头。

“……!?”

指尖传来的高温湿热又黏腻,然而还在震惊中的石切丸第一反应是,有细菌……不,自己的手指只是代替了棒棒糖的作用,仅此而已。

是的,现在还在工作中,况且还被别人看着,不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石切丸做了个深呼吸,把突然加速的心率努力压下去。

“青江,用自己的手。”歌仙看到这幅场景脸都要黑了。

“不嘛——这样更容易入戏。”

“你这样让别人怎么专心工作,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哎,我还好,青江既然想用我的手发声也没关系哦。”

已经不称呼前辈了啊?歌仙看着不远处腻在一起冒出粉色气泡的两人,感觉手上凭空多出了一团熊熊燃烧的什么物体。

“你们俩……算了,准备继续,倒计时五个数——5,4,3,2,1。”




手指探入口腔后,男人灵巧地翻转着舌根,顺着齿列慢慢细致地抚摸过去,满意地看到对方不自觉流出的唾液,顺着嘴角和脖颈流入衣襟。

“嗯……”

“不发出点求饶的声音助兴吗,明明被我抱的时候那么地……”

低语带上了微微颤抖的一丝悲哀,男人沉声说着,然后面色平静地把电流开关提高了一档。

“幽灵”的瞳孔缩小了,紧紧绑在电椅上的手脚也奋力挣扎起来,他偏过头去想避开那只在嘴里作乱的手,但男人在掰正他的下巴之后,手指又向咽喉深入了一些。

“唔……放开我!”

“被电流麻痹的感觉很爽吧?胸前这里的樱桃都硬起来了,还有下面也是,但想碰却碰不到,真是可怜的孩子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情报屋的……情报没有利用价值了吗……唔……这样虐待我到底有什么好处!”

“对上级的忠诚,或者说情报之类的,跟对你的兴趣比起来,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男人和善地微笑着,继续提高了电流强度。

“呜——!你……这个变态……!”

"幽灵"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被迫弓起腰想躲避电流却无法挣脱手脚束缚。而男人则适时抽出手,抱着双臂愉快地欣赏起对方的痴态。

“我喜欢你,所以想看到你疼痛的样子。来怨恨我吧,恨和爱同等重量,然后就没有人会在你心中超过我的份量了呀……暂时不同意也没有关系,我会让你完全成为我的所有物,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电流指示表上的指针达到了红色区域的最大值,随之而来的则是惊心动魄的悲鸣,像是能穿透耳膜一般,凄厉中又带着嘶哑的喘息,到最后已经成为了撕心裂肺的恸哭,在黑暗密闭的空间内混响。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其中崩坏了。

惨叫渐渐停止后一阵死寂,然后是窸窸窣窣的解绑声,与衣物落地的声响。

“昏过去了吗。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

“……”

“我喜欢你,青江。”


CUT!

“抱歉,不小心念错名字了!”石切丸双掌合十朝着歌仙的方向大声说道。

“哦没事,这一小段重新录就可以。”歌仙还没从刚才青江差点破音的卖力惨叫中回过神来,“几乎都是一遍成功,你们俩对戏速度也太快了点,我还以为《复仇序曲》这张CD录完需要很久,没想到都接近尾声了。”

“哎呀,这就是所谓相性合适,我是什么类型角色都可以演,石切丸的声音好像特别适合笑里藏刀的反派哦?压低声音的时候,给人一种疏离的威压感,我听得都要心脏骤停了呢。”

“谢谢夸奖,不过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以后也请多指教。”

青江目不转睛地盯着石切丸,认真的后辈此刻双手握拳,脸颊泛红,像是得到了一大条鳕鱼奖励的巨型企鹅。

“请多指教哟。”

青江忍住了扑到那毛茸茸软绵绵肚子上的冲动。



今天的录音结束之后,青江拉着石切丸去一家手机APP推荐的新开的餐馆尝鲜,距离公司不远,因此两人决定步行前往。

两人并排走着,一边闲聊着没什么中心的话题。

“他们最近都在讨论暑期不同部门联谊旅行的活动,估计你对联谊也没什么兴趣,到时候要不要分拨一起去哪儿玩呢。”

“好啊,对联谊不感兴趣的都可以问问。青江想去哪?”

“我想想……去有温泉的山上放松一下,或者去南边的小岛游泳,还是说来一趟心灵之旅也不错。”

“心灵之旅?”

“不是各地都有些发生过灵异事件的鬼屋吗,我一直挺感兴趣的,虽然是观光噱头而已。”

“我还以为对这些最不感兴趣的就是你了。”石切丸回想起在幻境内的怪奇光景,叹了口气,“其实你只是想吓唬别人而已吧。”

“哦呀,被发现啦。”


粉红淡金的天空被航迹云一切为二,夕阳暖色的光透过银杏树倾斜下来,星星点点被拉长的亮斑泼洒在两人身上。

虽然身处闹市区,这一片街区却因为单行道交通管制相当安静。青江本想模仿前面那对小情侣挽上石切丸胳膊,却因为姿势别扭败下阵来,石切丸则难得察言观色一回,伸手便拉住了对方骨节明显的手,轻轻牵在手里。

好像在很久之前,也有这么一个人安静地牵着自己的手。

一同走在他不愿看到尽头的道路之上。

青江出神地望着恋人发着微光的轮廓,藤色的眼瞳,檀色的头发,在哪里闻到过的令人安心的熟悉香味,菱形的挂饰和神社——

“青江?”

“我想去大阪。”

“咦,是要看我家神社那边吗?虽然这么说自家不太好,但是那边作为旅游景点没怎么开发过,还是挺冷门的……”

“不欢迎我吗,有点伤心啊。”

“当然不是!”

餐馆门口的侍应生热情地迎上来,在瞄到两人紧密牵着的手时,眼神明显多停留了一会。

“我说,吃完这顿饭我们就回老家结婚吧。”

“……?!”

“刚才那句是名台词啦,台词。”

石切丸被惊吓到之后又露出了些许失望的神色,青江忍不住捂着嘴笑出声。

这家伙,为什么逗起来这么可爱啊。


TBC


*下一棒似乎就要完结了,整篇联文

                V2的一口大黑锅自产自销,反正我是爽完就跑派(      

                以上,感觉无地自容了(      

评论 ( 17 )
热度 ( 122 )
  1. KannnoSeya9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转载了此文字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喂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