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石(青?)】

*为这张图写了点脑洞,想了想还是去掉了那个TAG(……

*papa机动5,侦察7

*R15砂糖系,如标题所见作者犯了选择困难症,注意避雷


那位御神刀大人平素以慢条斯理的性格著称,不仅出阵时步伐悠悠哉,用餐时总是最后一个离席,就连对待感情方面也相当迟钝。

“到底是装傻还是天然呢……就算在神社里待太久了,也不见得太郎是那个样子。”

笑面青江推开光线昏暗的手入室的门,他知道自己不需要蹑手蹑脚也不会惊醒里面睡着了的石切丸。今天的任务完成后,审神者大手一挥便用灵力制造出满桌宴席,觥筹交错间,不胜酒力的付丧神们纷纷有了醉意,到最后只剩下次郎太刀拉着岩融和宗三左文字,意料之外,秋田藤四郎也有千杯不倒的天赋。

几分钟前,石切丸捂着额头对审神者说,今天刀身受了点轻伤还没去手入室修复呢,就摇晃着身子离开了酒席。

青江放下酒杯,里面盛装的是早已被自己悄悄替换了酒的清水,这种小把戏没什么技术含量,他也只是不喜欢喝醉以后掌控不了自己行为的浑噩感。

他告别了快要醉得不省人事的歌仙,迈过躺尸在地上的鹤丸,扶了把一期一振,对着石切丸离开的方向挑起眉望过去,金色的眼瞳里那条细线略微变圆。


“所以就干脆地在手入室睡着了啊,也不怕被做什么坏事。不过——”

房间里的照明仅仅是从门缝投下的廊灯和一星点月光,半躺在榻榻米上的人形轮廓模糊不清,青江花了几秒钟才适应黑暗中的光线。对他引以为豪的侦察能力而言,在暗处行动也是常态,想到这一点,青江俯视着石切丸的目光变得愉快起来。

“不过,你恐怕什么也看不清吧。”

不仅是看不清,熟睡中的石切丸似乎也没听到青江的喃喃自语,安稳呼吸间身体轻微起伏,脱得只剩内衣的整个人半伏卧在榻榻米上,肌小袖处露出的半截手臂有着形状优美的肌肉,从紧身裤和青江叫不出名字的裹臀衣物下,膝盖和小腿随意地交叉在一起,再往下是被白色袜子裹着的缩起来的脚,以现在的情况,恐怕挠一挠对方也很难醒来。

青江半跪,盯着石切丸明显发红的脸颊,心底有火焰在撩。


两人虽然不在同一部队,但自从那次远征自己随口聊起了关于为什么不能成为神刀的话题,意外地得到了他的安慰,青江便开始留意这位总是不紧不慢的童颜老人家。

对方乐于跟自己侃大山,往来熟了,也会带多一份土特产给大太刀部屋捎去,有时是和果子,有时是西洋点心。相应地,石切丸也会送青江一些有趣的小礼物,直到今年七夕节的时候,石切丸在浅绿色的短册上写下了青江的名字,背面题着一首表达男女爱情的和歌。

青江惊讶地追问这是什么意思,石切丸却一脸正经地说,这首和歌与青江的气质十分相配。

于是之后青江默认了这种暧昧关系,虽说对方听不懂自己习惯性调戏人的段子,自己含蓄的示好也总是被莫名岔开话题,但他享受着友人以上恋人未满的气氛,懒得挑明白。

以至于好友歌仙时不时吐槽几句,你们两个干脆交往算了,不要乱闪光毒害未成年刀的纯洁心灵。

哦呀,那些短刀几乎都比你年龄大,常被携带进卧室,人类之间的【消音】,还有诸如【消音】和【消音】知道得非常清楚哟。

友人嘲讽地微笑道:口无遮拦这种不雅词汇,你还想不想当神刀啦。

青江轻巧闪身,躲开歌仙“无意中”朝脸甩过来的一滴墨汁。

要怎样成为神刀其实是无所谓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怎样让神刀成为我的。



偶尔也有这种机会,昙花一现,能恰当发展进一步亲密关系的契机。

或者也不是那么恰当,只是自己非常想看一向成熟稳重的石切丸失态的神色而已。

青江在抽屉里翻找,掏出一卷长长的红尼龙绳,本来是用于晾衣服的,相当结实。他回想着书上教的打结方法,终是大致弄出一个活结圈套,小心地让绳子穿过石切丸脖子并在胸前打了个燕尾结,再轻抬腋下,绕过肩膀和手臂,把石切丸毫无反应的沉重手腕摆到身后并列起来,缠了几圈再系紧——连续弄出这么大动静,石切丸终于迷迷糊糊醒过来了,似乎身体还没恢复力气,喉咙间突然冒出的暗哑嗓音吓了青江一跳。

“……好渴。”

“等一下。”

趁着石切丸还没清醒意识到被自己绑住,青江一路小跑找到了茶壶,对着茶壶壶嘴猛灌了一大口,低头捧着石切丸的脸直接喂了上去。

剪得整齐的鬓发挠着青江脸颊,嘴唇传来柔软的触感和淡淡的酒香,石切丸在咽下这口喂来的水之后,回味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两人间过分暧昧的举动,以及自己的手臂被红绳牢牢捆在了身后。

手捆是捆着,也并非动弹不得,石切丸完全可以就这么走出去,以胁差的体格硬要拦住大太刀几乎不可能。只是,青江在石切丸微微反光的眼底看到了好奇心,想也是,长期被供奉在神社里,不染尘世的神刀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别样的深意。

“青江?你在做什么?”

“这不是很明显,既然是在手入室,那就是帮你修复伤口啊。”

青江眯着眼欣赏黑暗中御神刀因为夜视不佳而迷茫的紫色眼睛,顺手抓起打粉棒,一只手轻抚上石切丸的下巴,另一只手捏着干燥的粉棒慢慢挠着对方的喉结。

“嗯?你也喝多了吗,这样把我绑起来还怎么修复,而且这个是用在刃的本体上的……好痒。”

“手入有很多种方法,这种用绳子捆起来的类型是现世正在流行的,可以对肌肉起到按摩的作用哦。今天的战斗那么激烈你累了吧,接下来只要好好享受就可以了。”

“……真的吗,可从没见过别人这样手入。”

石切丸不擅长现代通讯设备,自然也不懂所谓流行趋势,青江随口编的理由恐怕等石切丸酒醒,会被秒秒钟拆穿。但是此时,就算是胡说八道唬人也要装作煞有其事的模样,重要的是,先下手为强。

“是真的,按摩一下的话……”

让半信半疑的石切丸坐好,青江整个人从背后贴了上去,一边在耳畔低语安抚一边上下其手,先是装模作样地捏捏肩膀,等石切丸发出舒服的哼哼声时手指沿着肌肉轮廓滑下去,隔着衣物摩挲胸侧,在找到了乳首的位置之后灵巧地在周围画圈,没动几下就能看到不甘心地凸起的小肉粒。

“这里都因为按摩有反应了,还以为神刀大人会像平时一样清心寡欲,不为所动呢。”

青江带着笑用唇角蹭着石切丸的耳朵,蜜桃似的绒毛覆盖着发热的肌肤,对方身上白檀香的独特体香与酒味儿萦绕着,平白给暧昧气氛增添了几分色气。

“运动完后那地方也会立起来,我想是摩擦造成的正常生理反应吧,还有夏天洗冷水澡的时候……”

榆木脑袋又在转移话题了。青江看着石切丸黑暗中一张一合的唇瓣, 扶着他的头以一种有些别扭的姿势吻了上去。与喂水时的简单亲吻不同,青江的舌尖在撬开对方齿缝后便含着舌头吸吮起来,似乎是彻底醉了的神刀没有抵抗,只是被动地浅浅回应着。津液交换间,青江不忘手下撩拨的动作,从胸前沿着腹部人鱼线朝着更危险的地方前进。

在充满韧性的大腿肌肉处停留了几秒,青江的手钻进那块碍事的白布,轻轻抚上腿筋旁边男人身体最为脆弱的地方。此刻石切丸果不其然有了反应,鼓鼓囊囊地撑起小包袱,但是离情动还有段距离,青江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让他舒服之时,石切丸大幅度地动了一下。

“唔,青江。”石切丸皱起眉,弓着身一缩便脱离了湿漉漉的吻,他似乎考虑了一会才发问——

“石切丸?”

“我们现在是在私通吗?”

青江扶额。

“那是什么年代的用词了。这个嘛,大概是按摩附赠的特殊服务,你只要享受就好了。”

“不不,我还是觉得,至少要成为恋人才能做这么亲密的事,我们还只是朋友而已……”

“所以呢,你这是拒绝我么,嗯?”

喝醉后的石切丸不仅行动迟缓,感受能力低下,连思考的速度和讲话的语速都慢了平时许多拍。

就在青江心底的火焰快要变成灰色时,石切丸带着一脸腼腆转过头来,由于仍被绑着的缘故整个人像一只笨拙的企鹅。


“把这根绳子解开,我们就是恋人了哦。”

咦。

“做这种事也不是不可以,但还是来我房间比较好……抱歉突然这么说,我也是刚刚才反应过来,青江君早点坦白就没问题了,关于人类的感情这方面,恐怕我还要多向你多请教。”

咦?!——


那丛跳动着的火焰重新被染上色彩,舔舐得他心痒难耐。

收获了意外之礼的青江几乎是手忙脚乱地给石切丸松绑,看着他慢腾腾地去捡衣服,青江打开手入室的门便三步并两步飞奔出去。

石切丸收拾完毕离开屋子时,与清澈月光纠缠不清的乌云刚好散去,庭院中隐约传来酒宴结束后的喧闹,来自青江听起来十分愉快的“我在房间等你”的话语还在耳畔回响。


即使青江的侦察能力是全本丸最高,他也看不到,石切丸在自己离开一瞬间褪下的醉态和嘴角不自觉浮起的浅笑。

END


----------

我流的行动派青江和(伪)迟钝丸的砂糖系双箭头,所以床上到底是石青还是青石呢,这是个悬念(。

 

以上,感谢阅读。

评论 ( 8 )
热度 ( 88 )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