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青】石头与青菜的故事

*刀拟物,幼儿园级剧情(。



某个本丸后院的菜地里,一棵长势良好的青菜正在烈日下滔滔不绝。它的叶片缺了一小块,也不知道是哪只天杀的虫子路过顺嘴咬了一口当午后点心。


拳头大小的砂岩躺在一旁静静谛听。


事实上这块岩石除了躺也没有别的姿势可以选择,尽管它想发出荧光/金鸡独立/成为一块被人类搬去雕刻成形供奉的石头,但它与这棵话唠青菜一起,天生都是毫不起眼的菜园子里的组成部分。


“人类总是自作主张,把动物的遗传本能包装成他们认为的美德,无聊极了。猫咪趴在被遗弃婴儿的纸箱上,只是为了给自己取暖不被冻僵而已,居然被媒体大肆报道,赞美这只猫多么多么通人性有爱心,照我看,那猫碰巧没压在婴儿脸上就是万幸了。不过说到底人类也是动物嘛,除了会用工具以外他们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可你不是植物吗?按食物链来说还要在动物们下面。”


岩石认真道。


同时它想了想,自己可能要被排除在食物链之外……不,一块石头连生物都算不上,谁会发疯去吃硬得会硌掉牙的食物呢?


青菜借风得意地抖动着菜叶,导致了叶子不对称的小缺口飒飒作响。


“我以前不是这个样子。我曾经要威风得多,一身光鲜亮丽被许多人围着,周围有歌声与掌声,但我也记不太清那是多久以前啦。”


“其实我也经常梦到一些片段,暖融融的,又有点痛,但是睡醒就不记得了。”


“石头会做梦吗?啧啧啧,难道是春梦,对象不会是人类吧?我猜,你上辈子是小姑娘?”


“也有这个可能。”


“你怎么调戏起来这么无聊,多少也反驳一下吧,听你的声音比起姑娘更像大叔啊。”


“大叔?那是什么样的,我对人的种类不是很了解。”


青菜挺了挺纤细的腰杆,朝砂岩伸出完整的一片叶子,在它面前晃晃摆摆又指向远处一个模糊的深绿色身影。


“看见那个个子挺高的家伙没有,对对,棕头发乱翘穿红汗衫绿外套的——这配色的审美也太差劲啦,绿色搭配蓝色和白色还差不多——喏你看,这个在干活的人就是大叔。”


“……喔,前几天我听过这个人抱怨说自己只会刺不会干农活,他黑发的同伴跟他聊了几句,两人就说着话滚到那边草丛里去了。”


“发生这种香艳的事情我怎么没注意,太可惜了,下次看到也记得喊我一声啊?”


“这个词我知道,香艳是形容人类之间的繁殖行为,可那两个人不是在拔杂草吗,怎么会突然做那种事。”


看着因为对话题感兴趣而剧烈扭动着叶片的青菜,砂岩表达了不理解,而似乎懂得很多的青菜半举着叶子,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

“因为人类啊——”


这时候一阵热风吹过,一朵紫色的鲜花“噗”地掉落在青菜脚边,扬起小片干燥的砂土。那花带着一小截花茎与平整的断面,看起来像是被人剪断,然后丢弃在哪里,被风吹了过来。


正当砂岩和青菜上下打量不知名花朵时,那花颤着花蕊平静地开口了。


“这里是后院吗。”


“哇!小花花居然会讲话,这可是世间难见的绝景。”


“以一株青菜的身份来感叹我会说话,不觉得毫无意义吗。还有,我是有名字的,在蝴蝶兰里编号为36,不叫什么小花花小草草。”


“沦落风尘的三十六君你好,我是……嗯说起来我没有名字,不如就叫我微笑小青青吧。这边的石头大叔是我朋友,虽然傻呵呵的又不会动,但是可以跟他聊天解闷。”


蝴蝶兰36略微掀起花瓣向新朋友打了招呼,然后便与青菜你一言我一语絮叨起身世。砂岩盯着36,那几片带着渐变色的柔软花瓣儿在骄阳暴晒下已经明显失去了光泽,花萼也由于脱水几近与茎首分离。


他们三个一直聊到深夜,原来36原先是本丸某位刀剑付丧神私人花圃里的植物,被当作衣物装饰品剪下,却意外地被大风吹走,落在这一片无人问津的菜地里。


“天空与地面都流淌着星海,真是风雅。”蝴蝶兰感叹。


斑斓繁星嵌入墨琉璃色的夜空,点点星光给燥热的夏夜带来了一丁点凉意。萤火虫在乱石间悬停,相互试探又振翅闪避,摇摇晃晃仿佛是深海中诱捕猎物的鮟鱇。


几只小虫摇摇晃晃地粘上砂岩粗糙的表面,穿过青菜细杆儿,停留在蝴蝶兰的花心,36看起来就像一只包裹着青蓝火焰的纸灯笼,另外两位看得几乎入了迷。


“真漂亮。你如果能被插在花瓶里,适合放在卧室的窗台上,旁边再吊一只金鱼图案的风铃……”


“可惜,正因为不想以装饰品的身份枯死在那里,我才借着风逃了出去。……被剪下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即使缩短到只有一天的寿命,也想跟除了蝴蝶兰之外的东西说说话,感受除了那片苗圃之外的风景。”


满身萤火虫的岩石沉默了,青菜则暂停摆弄自己的叶片,专心看那朵花呼吸似的散发着忽明忽暗的光晕。


“如果能跟你们一直这样聊下去就好了。只不过我不像你,植物没有根须也没有多余的茎,恐怕捱不过明天吧。如果今后有机会见到我的其他同伴,请务必帮我道个歉,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那没有说出的后半句是,“但是谁又会发现一朵花消失了呢?”


周围是流动的温热的墨玉,它们之间环绕着梦幻如星辰般的无数光点组成的银河。


第二天早晨,青菜从睡梦中醒来时,蝴蝶兰36已经不会动了。当然它本来就无法行动,只能依靠风和水移动本身,所以令青菜感到遗憾的是——这里又恢复了自己只有砂岩这一个听众的状态。


“苦夏的伏旱啊伏旱,一大早就这么热又低气压,我都被压得没法喘气了,我说得是光合作用哦。真羡慕无机物,没有复杂的器官,不需要供应水分也能好好活下去。”


砂岩还带着点起床气,它瞪了青菜一眼,对着蔫掉的蝴蝶兰若有所思。


昨天的欢声笑语仿佛是幻觉,那朵向往文艺的花儿无声无息躺在它们俩不远处,身边的碎石如同小小的墓碑。


“不说植物,就算是我也想被雨水滋润一下,快干裂了。”


“原来石头也会感觉热,要不然来试试看祈雨?那是人类的一种祈祷仪式,哎呀我忘记了,你怎么可能会这个。”


 “我会祈雨,以前看过别人祈祷可以装模作样试一试。虽然拿着树枝洒水是做不到了,只是念念祷词还是没问题的哦?”


青菜狐疑地打量着外表普普通通看起来没有任何特异之处的石头先生。因为根部吸收不到充足水份,整棵植株被晒得无精打采。 

 “真的能求来雨就好了,可惜……哈哈。” 


它们头顶是干净的蓝,没有一缕能降下甘霖的积雨云。沙岩默念青菜听不懂的祝祷词,声音缓慢而安稳,过了不久青菜听得昏昏欲睡。


“看来是没有作用,但我不想看到你也变成那朵花那样,所以还会继续祈祷下去。”


砂岩失落地望着没有任何变化的天空,青菜反倒心情愉快了起来。


“你在担心我吗,难道是对我有兴趣——这可真是让我困扰啊,一块石头居然对蔬菜产生了感情什么的。”


“也许确实是这样。”


砂岩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不想看到同伴枯萎,想听到絮絮叨叨的抱怨和继续漫无边际的谈话,因为对方开心而开心,因为对方悲伤而悲伤。视野内习惯了那抹绿色的身影,一旦产生“再也看不到”的想法便会十分落寞,这种感情究竟是什么呢?


它不明白。


又过去了三天,骄阳似火,伏旱的熬人暑气仍在本丸后的菜园持续肆虐。


夏虫捏起喉咙躲在树荫下嘶叫,没有植被覆盖的土壤已经开始龟裂,青菜扎得浅浅的根已经吸收不到什么,它只能靠着体内储藏的一点儿水份维持光合作用。


“有时候我觉得我拥有很多人类的身份。”

青菜发烧似的嘶哑地说。


“你又做梦了?”


“……有时候我是在课堂上玩手机的高中生,被老师点名抓去办公室教训;有时候又是酒吧里的服务员,穿着白衬衫和黑背心的帅气制服;偶尔是可以驱逐恶鬼的阴阳师,偶尔也客串一把刀的付丧神的身份,或者变成金发的美少女与怪物战斗,不管哪一种都比当一颗蔬菜有趣得多。啊,这么一想,也许我枯死之后就可以拥有别的名头了,用宗教解释就是所谓转世吧,还蛮有趣的。”


“以前当种子的时候你究竟看了多少书啊,我可没有这么丰富的阅历,想象不出来那些。”


“卖青菜种子的超市老板喜欢读书嘛,我就那么跟着他一本一本看下去,不知不觉就成了一颗想象力丰富的青菜。不过,总觉得那些世界缺了些什么关键的东西,所以我也挺喜欢现在作为植物的生活的,至少不用烦恼午饭晚饭吃什么,有阳光和水就能活下去。你呢,从来没提起过自己的事情,你来这之前待在哪里?”


“我?我曾经是神社门口一盏石灯笼的一部分,某天地震把神社那一片区域都摧毁了,我跟着沙土运输车被丢到了这里。待在神社的时候,人类听不见我的声音,你是第一个跟我聊天的……物体。”


“那就是初恋咯?”


“初恋……?”


“这个我也不太懂,但是词汇在不同的地方就含有不同的意义,我们既然都在一起这么久了,称为初恋也不为过吧。”


青菜缓缓伸出干燥发皱的叶子,轻拍砂岩。


“戳一下,权当亲吻了。那么我们以后就是情侣了,请多指教哦?”


“请,请多指教……不过变成情侣后要做什么?”


“……这还真是个难题,容我考虑一下。”


青菜考虑着,迷迷糊糊睡着了。


那朵蝴蝶兰已经被晒成了黑紫色。


砂岩在心里默念起祈雨的祷词,却只有一波波热浪涌来,无穷无尽的碧蓝色与土地裂纹连接之处,隐约有浮动翻滚的透明障壁。有时蓝得过分的边缘泛起几丝水汽,又迅速被冲散成幻象一般的凉风。


青菜沉睡的周期越来越频繁,那是一种为了节省水份自我保护的本能。砂岩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漂亮的叶脉愈发突出,犹如病弱手臂上的血管,原本翠绿润泽的叶片逐渐变得干燥脆弱,小块缺口的周围泛着鹅黄,毒辣的太阳每多晒一小时,黄色便多侵蚀绿色一分。


每到略微凉快一些的夜晚,植物才能暂停进一步恶化的状况,用奄奄一息的微弱声音跟砂岩聊上几句。


萤火虫攀附在它们躯壳之上,无数的辉光流动,随着呼吸闪烁,犹如地面也流淌着繁复星辰的海洋。


“……我,一直在听着呢,你白天祈雨的声音。”


“对不起,雨仍然没有来。”


“没关系没关系……你上次关于情侣的问题,我想到怎么回答啦……”


“嗯。”


“也许我们并非什么也做不到,我想……”


砂岩安静谛听。


“请一直记得我。”



第二天,连绵雨幕替代了日出,雨水滋润着整片干燥过头的菜园,突然袭来的清凉触感打得砂岩一个激灵,它连忙招呼趴伏在地上的,已经不会再说话的青菜。


-------


就算是锻刀的砥石不够也不至于从外面搜集这种杂七杂八的石头吧……做个日课而已,我们本丸是有多穷啊。


笑面青江一边抱怨一边按审神者吩咐的配比,把从后园搜来的材料交给刀匠,随着炉心开始萤火般扑簌燃烧,锻刀炉上方的液晶屏显示出2:30的字样。


是压切长谷部还是某把大太刀呢,青江拿起杂志盘腿在一旁的绿色蒲团上坐下来,耐心等待着。



END


连配图都不知道怎么画的脑洞,超无聊但就是想写出来(……本来是想编个童话的),以上感谢阅读(σ・з・)

评论 ( 10 )
热度 ( 72 )
  1.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石青(石切青江)投稿整理主页
    (。-`ω´-)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