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你心怀荣耀 英勇善战,我知道你内心里燃烧着纯净的灵魂。

北海道的银喉长尾山雀,混入其中!

P2换斗篷请自行脑补帽子X5(懒得画

昨天在画这两张图的过程中,砍口雷冬活E3捞出了哥特兰,痒痒鼠仅两天的ssr up第一次十连就出了阿尼甲(图鉴差他

想啥来啥,前田就是出货的锦鲤刀,他是天使啊!!

鸟之国的王子,日觉&月觉

↑片场欺诈警告

就只打单人TAG了因为那只手也可能是我的呀(不是

一富士二鹰三茄子,齐了(……为什么我家依稀卡里越来越谐星走向了

假装是昨天发的!

新的一年仍然爱着刀,想出本,想搞更多同人,想把去年的坑填上(其实某几个已经填上但是不想发出来,卑中卑.jpg)
其实还想稳定一下画风,但是又觉得每次故意变换不同的画法才有惊吓感(??)……
总之祝看到这里的太太们新年快乐鸭,9012年也要加油👏

不确定是包莺还是莺包所以TAG都打上了的
新春欢乐轻轨……是跟 @皮皮莺的脏脏包  的交换粮!

8012年最后一天,新年快乐★

 

今年的新年跟往年略微有些不一样。

三条派和新选组被邀请去了一百多年前的现世唱歌跳舞,说是一种叫“红白歌合战”的大型庆典,虽然名字叫合战,但并不是真正的战斗而是红组VS白组的歌会。本丸里除了某几位嗜酒如命的晚饭后继续闹腾,其他人在酒会结束后三五成群地回到了各自宿舍,守着浮在半空中的半透明显示屏,等着收看同僚们的表演。

这其中既有像笼手切江以及和泉守兼定这种,期待值写在脸上就差脑门往外喷花瓣的,也有占了大多数只是随便看看打发时间的,当然也有不合群份子故意闹别扭,比如这位大个子的红发太刀先生——

“都说了没兴趣啊!那个什么‘合格’歌会……之前圣诞互送礼物活动加上没完没了的联队战已经累的够呛,怎么冬天一到,节日就扎堆了呢?!”

“不是ごうかく是こうはく,红白。”莺丸不紧不慢地纠正。

“发音差不多啦。”

大包平边抱怨边在被炉边盘腿坐下,几秒后又开始四处找坐垫,屁股直接坐在榻榻米上的感触并不好,尤其是积雪没膝的寒冷天气。

“嘶。反正我是不理解一群老头子唱歌有什么好看的,只有软弱的刀剑才需要舞台表演来提升名气。”

“说得好像我们不是老头子一样呢。”

“就算都是老头美丽的程度也是不一样的,如果人们再早点意识到我的价值……”

“所以之前老实承认三日月殿下是最美的那个人是谁?”

“莺丸今天你怎么总在吐槽我!”

大包平扁着嘴瞪了莺丸一眼。

“啊啦,我开玩笑的。因为大包平说着不看电视但还是老实坐下了,这种偶尔不诚实的地方也很可爱,喏,蜜柑。”

莺丸把剥好的橘子瓣儿捏在手里,大包平眨了眨眼睛,伸手接过来丢进嘴里嚼嚼嚼。莺丸的微笑僵了一下——一般情侣之间难道不该是嘟着嘴甜甜蜜蜜地喂食play么?他有没有哪怕一丁点恋爱关系的自觉?

“好酸哦。”大包平皱起鼻子。

“第一口有点酸,再吃几口就甜了。”

不动声色地在心里叹口气,莺丸又剥下一片橘子。果肉连着几根白色的纤维,他小心地用指甲切断,这片的形状颜色都堪称完美,接下来只需要发出诱导性质的一声“啊”,就可以让蝴蝶乖乖地收起翅膀驻足在花瓣上,伸出卷曲的吸管口器……

“——打扰了!”

平野藤四郎端着放着大小器皿的餐盘突然间拉开障子门,雪花碎屑也跟着凛冽寒风一同吹了进来。平野没有敲门,莺丸马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看来一向重视礼节的短刀在酒会上喝醉了,从那张红彤彤的小脸也能猜到八九不离十。

准备投喂给大包平的橘子悬停在半空中。

莺丸朝平野点头,示意他也来温暖的被炉坐,然后把这片被捏皱的水果放进了自己嘴里。

平野一个滑铲差点整个人都飞进被炉,他其实没喝多少,但只是沾了半杯清酒整个人都晕乎乎轻飘飘的。所以,在十分钟之前,对弟弟们的变化观察细致入微的一期一振让平野回自己宿舍,不许他继续喝了。

“……房间里冷冷清清的。前田肯定是跑去三池宿舍那边了,所以我想跟莺丸大人一起跨年!”平野咚地一声放下餐盘,声音异常洪亮,“顺便也跟大包平先生一起。”

“那个顺便就不用说了吧。”

“嘛,三个人也挺好。不过这些是酒具不是茶具啊,平野你不是已经醉了吗,还要喝?”

平野连忙摇头,双手捧脸,像要消退那些绯红一样用手心轻按。

“没有没有,我只是容易脸红的体质……我都没开始喝……”

“明明就是醉了,哼,小鬼头,醉汉才不会承认自己喝醉。”大包平一把捞过那些白色的器皿,长颈壶上没有任何标签,“这些是什么酒?”

“短刀宿舍的桌子上放着的,应该是不动的甜酒或者养命酒吧。想拿来跟莺丸大人……还有大包平先生分享,刚才的酒会您都没待多久。”

“那个‘还有’就不要加上了,太勉强了。”

“我看看……”

莺丸凑到长颈壶前闻了闻,向小杯子里倒出一点儿透明液体,一仰头吞下——

在平野和大包平的注视中,莺丸咂咂嘴,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酒,挺苦的。我觉得像是草药。”

“莺丸你没事吧,如果是药可不能乱喝。”

“莺丸大人……!”

“'是药三分毒'对吧。没事没事,我这边有刚买的煎茶,能解毒也能解酒,茶叶是好东西哦。”

 

【平成最后一年的NHK红白歌合战!各位观众久等啦!】

在红白歌合战的主持人报幕声中,歌手和组合团体们盛大登场。

三人围坐着被炉喝着热腾腾的煎茶盯着热热闹闹的屏幕,平野正坐在大包平和莺丸中间,如果以人类的角度来看,怎么都是一派温馨合家欢的跨年场景……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

平野的确醉了,但他作为极化短刀的侦察力即使不用集中注意力也能发现一些异常,那就是,大包平的身体时不时会僵住,耳朵尖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显眼粉色。他用眼睛余光瞟向莺丸,好像跟平时没什么……嗯。嗯?也不是完全没区别,但到底是怎样的区别呢?是头顶微卷的发型乱了还是煎茶的火候不对?如果在平时他一定能分辨得出,但对酒精不耐受的体质此刻让平野有些迷糊,不能准确地判断。

悬浮式电视的声音开得太大,像是滚筒洗衣机里塞进了扣子松动的大衣,跟透明柜门发出乒乒乓乓的撞击声。听着这些人声掌声音乐声组合成的噪音,平野开始犯困,他不得不用胳膊肘撑住头,眼皮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还……还不能打盹,至少要等到三条派的前辈们登场表演吧。

 

莺莺莺莺丸你在干什么啊!!!!

大包平的内心有如神奈川咆哮翻腾的海浪,造成这一谜之状况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莺丸在被炉下的脚,不知为何总跟自己过不去。

一开始是用脚背和脚跟有意无意地碰到大包平的裤管,得到他毫不在意的反应后一路伸向了大腿内侧,现在则是用足弓抵住了裆部——等等,等等!平野的腿就放在旁边呢!而且要做这种事为什么用脚,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点击收看红白歌会(仮)

前田篇☞http://btbtcwj.lofter.com/post/1d853a19_12d3dbdd8

包丁失去了重要的东西

CP毛利X包丁 

我想画这个梗好几个月了……!!

看到图录2才发现的设定

仿佛有古备前CP的气息又仿佛没有……

……为什么呢,物吉的形象在我心里为什么越来越奇怪了呢……

(半夜伊势模糊地打出以上三句连不起来的话

平安夜快乐╰(*°▽°*)╯今天的份算是圣诞礼物!

P2温度差警告

*画完感到一阵眼熟是的是在家通宵打游戏正high时被我妈抓包的我

“最后,治好女孩的病的青鸟飞走了。这是个不那么完美的故事……”

“不,那就是说,即使他们没有找到青鸟,即使那只是一只斑鸠,他们仍然会在最后得到幸福。”

P2刀种转换

之后是蛋壳猫猫碰🐱🐱

809533658

↑是前田家组群号,想要增员!(。其实聊什么都可以,混乱邪恶阵营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要.jpg

虚假兄弟情与真实兄弟情

1 / 10

© 硅晶石加持祈祷中❤ | Powered by LOFTER